入口頁 > 原創市集 >

綜合館

>

漫畫

>

Star Fantasy

> 第三幕 錯誤的辯駁

第三幕 錯誤的辯駁

        周圍晴空萬里的景緻,是運用藍色與灰色兩大零力顏色的特性,空間創造,這只能在外面抬頭才能看見的一片晴天,現在在室內便可看見。

 

        北極星會議位在北極天宮(中央宮上空的天空城堡)舉辦,會議室內陸陸續續出場高官的星官、警長、各部族的領袖,其中還有在上一幕出現的范霆警長及戰神嚴島和宣也也出席了。

 

"看來是久違的北極會令,難得見到所有高官的形體呢。"

 

"說話還是小心點,愛德華。你想被降級嗎!"     坐在三樓層高的空中椅的白人悄悄在大放厥詞的愛德華耳邊提醒

 

"別在意,吾友。這只是對沉下去的船在度翻上海面而感到驚魂未定的敬意吧了。"     鏡框內的眼神與他敬畏之說詞不盡相同,愛德華首席左手撫著下唇與下巴之間,看看下方     "你看,丹尼爾,就有人對我們的話題感興趣。是嗎?嚴大人。"

 

"蛤...什麼嚴島首席。"

 

        東宮首席嚴島已經飄著椅子到白人丹尼爾隔壁。丹尼爾‧約翰‧福勞嚇得一身冷汗,沒想到傳說七天七夜之戰神的男人竟然會樂意與小官員坐在一塊。愛德連轉頭注意隔壁有無人來往都沒看就知道戰神座過來。

 

"萊卡的茶是極致美味的。和這世紀科技一樣進步呢。"     老人一口飲常,便脫口而出     "真如其名,確實是個不可大意的男人呢"

 

"原來大人,您喜歡來卡鎮的茶啊,我也曾涉略過這方面的領域,說起來...萊卡鎮的茶......"     丹尼爾開始滔滔不絕中  

 

 

        跳躍,空間一片紫,所有人、物,整個視覺都以紫色為基底塗滿。所有人的動作慢了下來,就像是電視動畫的製作過程,一頁一個動作。

 

        在加上動作正逐漸到退......

 

『你要如何辨論呢,史特勞斯?這次的辯駁本身就帶有陰謀,馬頭星雲的事先不談,紅后全體也全數被逮捕。但是他們誘拐的孩童中有少數面臨死亡倒數中,你仍堅持孩子們正是被下了黑魔法阿。

 

...這可是向司法團的挑釁喔!雖然很有趣,不過這不能是為玩笑話。對那些孩子們更是。』

 

『我不會施求原諒,我想我好的方針大概都會被駁回。斯法任定他們是病毒驅使,才像個活死人一般躺在病房。這我也接受,畢竟斯法的解剖團一向從不失誤。相信他們有他們的專業。』     愛德仍笑著說道

 

        嚴輕笑一下,便打直背部,表情依然優哉自在。

 

『這麼容易放棄,這可不是年輕人的專利喔,小夥子。』     嚴島一口氣喝光萊卡茶後放下杯子『在這會議上我們都是孤軍奮戰的,可是在戰場上的我還有我們的團隊在,那群只在冷氣房開紙上談兵開會的,他們是不會了解死命玩成使命的我們付出多少心力想達成他們所想的結果還要更加、更加完美。』

 

『嚴大人。銀河系的地球,他們的茶是數一數二的優等茶,下次不防來我家品嘗,我內人泡的茶正是從地球來的......東方美人。』

 

『哦...地球呀,如果這群人也能像地球的茶一樣樸實點就好了。哈、哈、哈......』     嚴島打算移動飛椅

 

『大人,您話中有話呢。』     愛德斜眼撇了嚴島側面

 

『你也不妨多讓,史特勞斯。要揣測你的話之意境,還得花一筆錢請畫意師來畫出你的本意。』

 

 

        時間退回到丹尼爾說蛤的時候,丹尼爾左看右看沒發現有什麼人對朋友的話感興趣的。更何況是嚴大人會在這聽小孩子的話。

 

『愛德華,你又是看了什麼恐怖小說了。別說這個了,身為你的朋友......這次的會議無論如何....』

 

『丹尼爾,萊卡的茶評價如何?』

 

『蛤?......現在不是在講這種事的時候吧?』     丹尼爾被友人愛德的笑容感到奇怪,真的不得不服這位異友,他嘆了口氣,說道   『萊卡的茶嗎?......我是曾有涉略過茶文化,怎麼講呢?仙女系內的倒數。』

 

 

 

"馬頭星雲可說是我們最頭大的大敵!零界的掃把星,要將他連根拔除,我們除了使用索拉之槌,不然別無他法了。"

 

你是只巴比倫星上的雷炮─索拉之槌打下暗物質成聚的星雲"     管理五首席的大元帥伊里亞德問道某發提者部族的代表

 

"太輕帥了。你以為雷炮是能隨意開砲的嗎?"     海龍一族女首領回嗆

 

"哼,那你有什麼辦法!現在的情勢開始有些浮躁了,不是嗎?而且,境內竟有組織已經和馬...馬頭的人接觸,如果現在不解決,那要等到何時!"

 

"我同意。"     巫女起身舉起手     "空炮與雷炮的誕生不就是為了守護仙女系的和平。這並非義氣用事,是為了更有效率的砍除錯誤。"

 

        身穿一身紅色褲裙巫女裝的長髮女性,是斯法團團長的手下,陸由。烏鴉座。

 

"是啊,畢竟這是關係到零界的安危。在馬頭星雲還有什麼動作之前,先發制人。可避免鬥爭中更大的傷害的......條件之一。"     杜鵑座,柴可夫斯基

 

        "是呀"、"說的對"、"事該如此了"等等,這類加壓台詞依序登場,行成兩派強勢隊伍。

 

"在場的星官們都同意吧!大元帥,請您指示。如我方聖克萊爾一族所言,我方人馬也參與砲術研究。也研發出一款反轉零子一號機種,光束可直入星雲,已每秒7000衝破裡面反物質,不用多久,馬頭星雲就從這零界內消失無蹤。"     中年男子大聲咆哮宣傳

 

        正坐於他對面的Skuld仍面無表情的洞察現場大官們。一半激起怒濤,但也有另一半表情感到不安、憂慮。

 

        如果這次的提義成立了。那真的才是世界末日。她思考著要如何說服百分之八十肯定的星官,一邊目光轉向上一層的愛德華,她內心感到歡喜能不用看見他那張自戀的笑容。

 

        空砲,是依輸入的代號來射擊目標的。只爭對目標的代號零力,對身旁以外的人、事、物不會遭受到影響。可是雷砲相反,它就等於是火箭砲、炸彈的功能。是比這些一般殺傷物還更具有強烈的存在,一砲將有一顆星球的人們消失。絕不能同意,伊里亞德大元帥應該也曉得才是。

 

"大元帥。"     愛德依規局先與舉個手發問,同意後他站起來     "根據缚─零參參八條約中,敘述『非威脅零界整個系,是不得解除封印(空、雷砲)』。況且黑手黨界看守者家族,Nox的成員部分也混入馬頭星雲,調查結構還無法回來,如果就這麼潦草定案,我們將會犧牲大多數的精英,更別說我們了解的表面是真正的馬頭星雲的樣貌。或許,也參雜了假因子像我們撲襲。

 

我們的行動是定在不傷害他人的情形下而行動的。"

 

"嘿,真純真。"     南宮首席雷帝噗吱笑了一聲,所有人全面向聲源,最末席坐位     "啊。真抱歉。愛德。"

 

"沒關係。"     中央宮首席艾德華仍一臉笑容接受南宮金首席的道歉

 

"嗑、嗑,請述我發言一下。我,也贊同愛德所言,解開雷砲和空砲是件簡單事,可是萬一落入敵人之手那怎麼辦?經過紅后之後,可確定馬頭已經深入東宮、南宮邊境,要是...他們的目的也包含這次會議上使我們分崩離析,那麼在請各位靜下心來觀察。"     雷帝神情緊繃的看向每一位星官     "他們究竟要做什麼?先與地下組織勾結,再當仲介的用意為何?"

 

"另外,還有入境的有誰,誰已經混入這裡。這也得探查出來。"     伊里亞得輕聲說道

 

"嚴大人,請問您的部隊在探查郊區倉庫群時,也查出類似毒物之類的貨物或是病毒?"

 

"......沒有。"     嚴斜眼看愛德華一眼

 

"是嗎。那麼斯法團提口是由紫斑斕蚊(毒性可使人暫時休克)傳播病給那群被害者的可能性就不可能了

 

畢竟在當下那時刻,西宮市與南宮市部分境內的調節清空器並未探測出外來病毒入境。換言之,被害者們都是施《愛利斯夢遊》一書中的毒咒......連鎖效應。如果會使反對我說詞的人感到不舒服,我深感抱歉。"

 

        愛德華不急不徐的火砲攻勢一觸即發,觸怒了斯法團團長的手下,陸由拍下響亮的拍桌聲,站起來。愛德依舊公式微笑面對。在旁好友丹尼爾,拉一下他軍服風衣大腿位置部分,小聲的警告愛德"有點玩過火了,愛德",一臉擔心的樣子。

 

"中央宮首席長。我有反駁的證詞。依據你所說,假使孩子們真的是被下咒,那麼你們又為何在這次的報告上描述為...「應該為黑魔法下毒」這一詞。應該...也就是說你們也不感斷言孩子們身上的魔咒到底市什麼囉!"     陸由氣勢磅礡繼續攻擊     "況且,那天環境部也在當天在西宮檢查調節清空氣,根本沒辦法探測什麼吧!"

 

"疑?烏鴉小姊,妳果真去調閱了上個月的調查紀錄,那我們也能反駁一下囉......"     雷帝喝了一口水的瞬間,Skuld輕忽了一聲,想起了斯法團的報告     "司法醫官大人,您說那些被害者是被紫什麼蚊子給傳染的,證據就是他們的症狀。與先前的例子幾近相同,不,是完全一樣。就這點而言太欠缺資訊了。一:病毒的照片、二:當天抽風數據。在加上大將嚴大人的縝密軍團也未查出什麼。

 

就這些訊息足以打破斯法團調查部的防禦。"

 

烏鴉座路由一臉悶氣的樣子,身為司法調查官竟受對方之下。絕對零失誤的司法團不會出錯,團長的調查絕不可能有失誤,她眉頭鎖死,瞪著愛德華首席那輕鬆顏面。一定是他與金首席連手,平時懶得聽會議議題的金首席什麼時後便的樂中於討論之中,太奇怪了。

 

"白龍大人,您這次又有什麼目的了?"     Skuld面向司法團代表的位子

 

        斯法代表正坐在中央宮代表對面。一位中年大叔、一位老醫生及鹿由調查官,老人打直背垂要求說話,伊里亞得准許他。

 

"白龍大人......"

 

"由,妳先坐下。"     中年男子默默開口

 

"師父,可是..."

 

"坐下!"     牧夫座Icarius加重口氣,未望向徒弟

 

        氣歸氣,但要是在給團長添麻煩那也不太好,路由低下頭忍住脾氣坐下來。白龍醫官面向大眾訴說。

 

"這次的解果報告......"

 

 

 

        午未末入之刻,位於中央宮東邊Knightshop的分屬醫院內,大部分的被害者孩童們可回自家休息了。但仍有少數正面臨死亡倒數的可能。

 

        一顆顆膠囊狀的箱型床躺著不醒的孩子們,他們的表情一個比一個孩憔悴。情況相當岌岌可危,現場有幾名家長在旁陪伴自己的孩子,祈禱孩子能早日醒來。

 

"柯克,.......媽媽買了你一直想要的玩具,媽媽就把它放在你的枕頭旁......"     一名母親笑容冷卻了下來     "...媽媽好想柯克......"

 

        這位母親的淚水已經畫花了她失去的色彩,眼前一片汪洋侵入孩子的臉。不停蹭著鼻涕的母親快速擦掉眼淚,振作起來。

 

"乎,那後天見囉,柯克。媽媽明天要去採集麵包的食材,恐怕不能來了,但後天媽媽一定會來。"     吻了孩子的額頭後,當她一轉身時,正巧擦撞到全身緊包的人     "噢,對不起。"

 

        她沒脫下連帽外套的帽子,臉下半被橙色領巾蓋住,但下半身身穿長裙,是女性。正當這位母親要再次道歉時,人已走了。

 

        奇怪歸奇怪,但沒時間,要趕緊回去開店,母親迅速動身回家。

 

"......這樣啊。"     戴著斗笠的農夫慢慢上階梯     "共有十一位兒童患有紫斑症。"

 

"醫生你別說的一副事不關己,現在可不是演習,這可是正經事。"     美男子蕭與戴斗笠身著農夫裝的男子並肩上樓,前往紅后事件被害人的房間

 

        共有十一位昏睡的孩子們正統一集中在一個個膠囊房內,仿佛一棵一顆未出世的寶寶在蛋內,不安的睡去。

 

"經過白老醫的檢查,才真正查出他們身上的問題。在十一名被害者身上測出10之負9次方零子,接近類似《愛利斯》書中的黑咒。"     蕭面無表情的上四樓的階梯

 

        《愛利斯》,另外稱呼愛利斯夢遊。在前面也有提及此書,是一本既是黑也是白的象徵的書,裡頭黑魔法都是已被禁用的毒咒了,但仍有人會刻意為了極力證明黑魔法世界的美好,而偷渡此書四處宣揚,並組織起黑色時代,例如:馬頭星雲。

 

"連環效應嗎?"

 

"是的,進一步調查更確定是連環術。是連結施術者而進行拖延術,通常被害者的身體狀況會和施術者有相同的狀況。"

 

"喔?"     被稱為醫生的農夫驚訝地螃蟹側身禮讓了突如其來的陌生人,之後又回復笑容繼續前進     "換言之,主謀正處於這種情況...嗎?"     他雙手插入口袋

 

        兩人來到目的地,在窗外看著沉睡的孩子們面容為有笑容的臉。

 

"恐怕是。Knightshop我等已開始組十至十二人的小組來計畫僅及連隊,我想最糟的打算就是前往馬頭星雲找出幕後...狂言。"

 

"不,我想沒必要了。"

 

        農夫將斗笠卡在脖頸處,並從口袋拿出一顆小拇指大的彈珠,由右眼透視彈珠的顛倒視野,然後在蕭左斜方定住。

 

"奇倫?"     蕭問道

 

        農夫瞇起雙眼,邪笑一下。蕭疑惑的看了一眼奇倫,再看向奇倫指的位置。正巧一名藍膚的小孩輕聲哼了一聲然後消失於樓梯口前。

 

"敵人已經和我們接觸囉。蕭Knight,副首席。......"

 

        蕭未聽完便迅速跑下樓,他用紅移移動至大廳找尋穿長裙的女子。

 

 

 

"造成大家心生猜忌,我感到抱歉,如同前提所說的。"     白龍醫生深深鞠躬     "這次的報告有九成失誤,從被害者身上調查的結果也只是基於紫斑斕蚊書面認知而如此草率判斷。

 

南宮金首席、Knightshop史特勞斯首席,我再次向兩位感謝"

 

        感謝?要謝謝什麼,愛德華、雷帝聽模糊了。剛才白醫生的坦白應該沒有好觸動神心的地方而且所有人都沒有插話安慰。Skuld和手下謙兩人也是互看傳疑問。

 

        不過,在醫生旁的烏鴉座已失了溫度,臉色慘白,面對自己的偶像承認這次的失誤,陸由現在內心掙扎。

 

 

 

        此時,回到醫院。

 

"哥倫布、凡莫!"     美男子對著站在大門內兩位騎士呼叫

 

"副首席。"

 

"怎麼了,副首席?"

 

"立刻包圍此地向外延伸十...二十哩,快!"

 

"....是"     凡莫與哥倫布異口同聲,便準備出發

 

"可惡,來不及了嗎?"     蕭左手緊抓著左腰上的槍袋,內心亂糟糟的

 

"沒有,正巧抓準時機。"

 

        冷酷的彈線聲與蕭沉淪,感受同樣的孤獨刺進骨子裡,失去血色的蕭副首席趴倒在地上,他邊止住胸口刺箭留下的血,邊緩緩向後看。模糊的雙腳轉反方向,不打算確認對方是否死了沒。正好這樣就有機會反擊,前提是,蕭還有力氣行動嗎?

 

        悄悄離開的不明人士是用弓箭攻擊的。是誰?那名和蕭、奇倫醫生擦肩而過的究竟是什麼人?那個人也曾出現在膠囊房中,匆匆離去與婦人擦撞過。

 

"給我...站..."     蕭漸漸失去意識

 

"無理又自制的世界,憑多數意志侵略人的自由,吾將持啟怒罰。"     她脫下外套的帽子,橙色的長髮披露出來

 

        馬頭星雲丑亥之門的守護者─巨門星,Sophie已進入中央宮。

 

回應 (0)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