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有人潑了一地的墨水,渲染了整片夜空,在伸手不見五指之處,兩道纖小的身影就這麼穿梭於其中,寒風拂過了兩旁的樹木,發出細碎的沙響聲,竟顯得幾分詭譎。

 

「我們回去了,好不好?」女孩細聲細氣地問道,聲音猶如裹上了一層蜂蜜,傳入耳邊甚是悅耳,卻始終匿藏不住其中的擔憂。

 

「快到了。」男孩聞言僅是回了一句,腳邊的速度卻是逐漸地緩了下來。

 

女孩見狀也不再多說什麼,只是緊緊地跟隨領在前頭的身影,只怕是迷了路。

 

他們撥開了擱在眼前的枝頭,掃掉停留於肩上的綠葉,男孩不斷留意著身後人的動靜,直至前方出現了一塊巨石,這才停下步伐。

 

「等我一下。」他說,並將手電筒遞給女孩,手腳隨後覆上了那表面粗糙的石塊,使勁個三兩下,便狠狠將它踩在腳下了。

 

女孩瞧了許久,心裡起了掙扎,她害怕男孩也讓她這麼做,她可做不來,說不定還會因此摔跤。

 

「上來,抓好。」拒絕的話還未到嘴邊,男孩便趴伏在石子上,垂下了稚嫩的小手給她牽著。

 

女孩起先抗拒地往後退了幾步,而後又抿了抿唇,顫著手攥緊了男孩的,她咬緊了牙關,順著男孩往上帶的力量,奮力一跳。

 

「阿——」膝蓋感到些微的痛楚,雙腳卻也安穩地踩上了石面,她垂眸睨了眼傷處,卻只見磨損了一點的布料。

 

「誰讓妳用跳的?」男孩扶起她的身子,伸手將附著於她手心裡的碎石撥開,待對方終於站穩,他才敢牽著她往前走。

 

女孩癟起嘴,多少感到委屈,卻又同時對於自己的突破感到喜樂,而就那麼一步,好似在一瞬間擴展了她的視野,屬於讚歎的驚呼幾乎是同一時間溢出口中的,看見女孩的反應,男孩很是滿意地翹起了嘴角。

 

「剛剛是誰說要先回家?」男孩問道,故作不悅地刁難對方,卻掩不了臉上那神采奕奕的模樣。

 

「不回家了,不回家了。」女孩討好似地連說了兩次,目光卻依舊放在這片星空上。

 

那黑幕不再死寂,而是顯得熱鬧。星光如同藝術家筆下的傑作,有條不紊地閃爍,像是鑲上金粉的硬幣,明亮地倒映在女孩的眸子裡。

 

「許個願吧。」忽地,男孩啟口說道。

 

都沒有流星,許什麼許願呢?女孩撇過頭正想吐槽一番,卻發現身旁的人早已十指緊扣,緊閉著雙眼在碎念些什麼。

 

他說,小樹苗阿,我希望我能夠伴著妳平安長大,在這是非混淆的世界。

 

模糊不清的嘀喃聲道入耳邊僅存聲音,而無實質的內容,女孩好奇地將身子往前傾了些,想聽得更加清晰,卻見男孩早已拾起了頭。

 

「許好願了,小樹苗?」

 

「什、什麼?」女孩一時對於新的暱稱反應不過來,畢竟男孩未曾這麼喚過她,那是他自個兒為她取的。

 

「沒什麼,許好了我們趕緊回家。」男孩聳了聳肩,不打算多加贅述。

 

女孩聽言著急地學起男孩方才的姿態,打算也來許個願,而在那之中,她彷彿聽見了男孩的聲音,低沉地、安穩地撞擊她心中最柔軟的地方。

 

「生日快樂。」他說。

 

是啊,今天是她的生日了,他是第一個向自己說出生日祝福的人。

 

「謝謝你。」她說著,尾音有些染上了哭腔,隨後又重新將自己埋入許願的心境裡。

 

人們之所以許願,是因為心靈有了冀望;而他們之所以許願,是為了讓心靈有個避風港。

 

回應 (3)

在眼淚裡游泳的魚
在眼淚裡游泳的魚
2017-11-05 00:3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魚兒冒泡○○○

更文加油!
回覆:2017-11-05 13:55 多謝妳呀 妳也加油 ✌
凝梣(Mina)
凝梣(Mina)
2017-11-04 21:4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書封

點我

請記得回報即是用5日以上
感謝。

__

抱歉久等了。
回覆:2017-11-05 09:36 謝謝妳 書封這麼好看
等再久都值得 ت
凝梣(Mina)
凝梣(Mina)
2017-10-29 20:4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Treelazy 安。

很抱歉拖單拖了很久,但我一定會盡快完成。
但因為課業的關係,真的只有假日才能製封,而這禮拜有考試的關係,可能會再繼續拖,但我絕不會棄單。

但假如要棄單的話(當然是希望不要)請告知在《帶走有我的時光 ✃》的留言區。
感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