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海浪滔滔我不怕

<雪視角>

 

「開球,比賽開始!」轉播員喊。

 

「吹雪將球踢給了鬼道,和豪炎寺一起向前奔馳了!」

 

「澳洲代表隊的隊員會如何應對呢?」

 

「啊!蛙鏡男被包圍了!」我驚訝的發現有四名隊員將蛙鏡男圍住,完全封死了球的路徑。

 

「難道這就是春奈和秋姊說的戰術!」

 

「出現了!這就是‘蔚藍巨浪’的絕招-閉鎖鐵盒戰術!一旦被關進那裡面就絕對無法逃脫,是完美的防禦戰術!」轉播員激動的大叫。

 

「能完全封死對手任何行動的…必殺防禦戰術!」眼鏡仔驚呼。

 

「鬼道腳下的球被搶走了!」轉播員繼續說。

 

「啊!」海洋小子和相撲男居然撞在一起!

 

「史前巨鯊!」射門了!拜託你要接住啊…我向橘頭巾祈禱。

 

「正義的鐵拳被粉碎了!率先得分的是蔚藍巨浪!」不會吧…

 

「橘頭巾!加油啊!不要輸給那些傢伙!!」我揮動手臂大聲地喊著。

 

「小雪,妳冷靜一點…」秋姊一臉困窘的拉了拉我的手。

 

「啊,抱歉…大概是因為第一次看比賽,不自覺就……」我臉都紅了,趕緊坐回椅子上。

 

「足球真的會讓人熱血沸騰呢!」春奈露出微笑。

 

<不動視角>

 

那個新月雪從剛才就吵個不停,真是煩死了。我原本就很不爽教練的安排,為什麼不讓我上場!?心情被她弄得更糟了。

 

不過,只要看到她,我就有種熟悉的感覺…

 

不可能,是錯覺吧。我根本就沒看過她,她只是個很吵的傢伙而已……嘛?

 

我甩甩頭,把最後一絲疑慮趕出腦海,繼續專注於眼前的比賽。

 

<第三人視角>

 

由於剛開始就被對手得分,每個人臉上紛紛流露出不安。不過遇到越強的敵人就越有幹勁的圓堂以貫有的樂觀態度鼓舞了大家。

 

「這就是圓堂守啊…」久遠教練饒富興味地語道。

 

接著,持球的豪炎寺遭到閉鎖鐵盒作戰阻擋。澳洲代表隊的隊長多爾芬傳球給利弗,但利弗的射門被圓堂擋下。

 

「圓堂飛身攔截,成功擋下這一球!」

 

然而帶球向前進攻的吹雪再次被閉鎖鐵盒作戰攔阻,完全沒有空隙可趁。閃電日本的攻勢接二連三地都被擋了下來,圓堂也只能不斷地擋住射門。每個人的體力都急速下滑。

 

「蔚藍巨浪展開猛攻,閃電日本只能拼命防守!」轉播員喊道。

 

「該怎麼辦!難道真的沒有辦法能破解這一招嗎?」鬼道喃喃說著。

 

「各位!仔細聽清楚!」一道清晰嘹亮的聲音從場邊傳來。「打開鐵盒的鑰匙,就埋藏在你們心中!」

 

「小雪!她怎麼…?」圓堂望向那抹白色身影。

 

雪朝他們喊完後,便坐回椅子上了,留下一段意義不明的話給球場上的少年們。

 

「這是什麼意思?」風丸低下頭思考。

 

「那個女生不會是瘋了吧?」綱海試圖化解沉重的氛圍,以爽朗的笑容打趣著。卻遭風丸回以銳利的目光。「現在不是開玩笑的時候。」

 

<雪視角>

 

「希望他們能懂得那些話的意思……」我擔心的看著場上的大家。

 

「不過,小雪妳是怎麼想到的呢?鑰匙埋藏在心中什麼的…」春奈好奇的問。

 

「只是在書上看過類似的句子啦。」我謙虛的說。

 

幾分鐘前……

 

「其實,他們早已具備破解閉鎖鐵盒作戰的實力,只是不知道如何運用而已。」鬍子大叔凝視著陷入苦戰的閃電日本隊員們說道。

 

「耶?」不明所以的我叫了一聲。旁邊的秋姊、冬花和春奈也都面面相覷。

 

「破解的方法,就在他們的內心中。」

 

「那,該怎麼讓他們明白呢?」我雖然還是不太懂,仍認真地問。

 

「…就看妳怎麼做了。」鬍子大叔說這些話時,不知為何看著我。

 

「是、是要我告訴他們嗎?!」為什麼是我?

 

「該怎麼辦,妳自己很清楚。」

 

回到現在……

 

「說出帥氣的話的小雪看起來好厲害喔!」春奈雙眼發亮的稱讚我。

 

「嗚,那應該是我的台詞才對……」只是眼睛仔似乎受到打擊了…

 

「妳什麼時候變得像老頭子一樣愛故弄玄虛了啊?」龐克頭極為諷刺地說。

 

我沒理會他嘲諷的話,將注意力轉回場中的動靜。

 

被閉鎖鐵盒作戰攔阻的蛙鏡男,在狹小的空間中以高超的技巧操控著球,讓蔚藍巨浪的隊員無法搶到!

 

狹小的空間…小的空間…小房間!

 

原來如此,所以才不讓大家出去練球啊。我徹底對鬍子大叔心服口服了。

 

攻勢不斷被閃過的蔚藍巨浪隊員,動作開始出現破綻。蛙鏡男看準時機,成功破解了閉鎖鐵盒作戰,從緊閉的鐵盒裡逃出來了。

 

「幹得好啊,不愧是蛙鏡男!」我忍不住又站了起來,對蛙鏡男大喊。

 

他聽到我的話,似乎露出了一抹苦笑。

 

 

雖然破解了閉鎖鐵盒作戰,但銀毛狼人和賽亞人的射門都接連被擋住了。對方換上兩名球員,話說剛才鬍子大叔好像也下令要阿虎和栗子頭準備上場的樣子,是有什麼特別的作戰嗎?

 

「墓碑石陣!」抹茶的球被奪走了。

 

「蔚藍巨浪一發現閉鎖鐵盒作戰沒有用之後,馬上轉換成發揮個人必殺技的防守模式!」轉播員適時說明了現況。

 

「不論是體力、防守能力、技巧、甚至迅速轉換戰術的能力,每個層面都無懈可擊!」眼睛仔推推眼鏡佩服的說。

 

「上半場就快結束了…」秋姊憂心忡忡的喃喃道。

 

蛙鏡男和對手激烈的爭球。鏟球過程中好像傷到腳了,他痛苦地倒下。

 

「哥哥!」春奈擔憂的喊。

 

上半場同時結束了,蛙鏡男在橘頭巾的攙扶下走回休息區。

 

「鬼道不能再上場了。」秋姊替蛙鏡男的腳做了檢查後,宣布這項消息。

 

「一點小傷沒什麼大不了的-」蛙鏡男意圖爭辯。

 

「鬼道,我暸解你的心情,可是不能逞強!」橘頭巾嚴肅的說。

 

「鬼道,你下場休息。」鬍子大叔命令。

 

「……是。」聽到教練這麼命令,蛙鏡男也只能服從。

 

「天天都在球場上踢球,你也可以順便體會一下當啦啦隊的感覺呀。」我安慰他。

 

一說完,我簡直想賞自己一巴掌-這是什麼蠢話啦!?

 

「也沒錯呢,謝謝妳。」本以為他會不高興的我著實吃了一驚,不過他心情似乎好點了-真是太好了。

 

 

「下半場開始,零比一,閃電日本能追回比分嗎?」

 

剛才鬍子大叔對海洋小子說了些奇怪的話,什麼海洋的王者,感覺有點中二。

 

為什麼鬍子大叔老愛故弄玄虛啦-在心底偷偷抱怨的我,完全忘記上半場某位白髮女生也說了那種話讓別人去想。

 

反觀龐克頭顯得非常不高興,是因為鬍子大叔選擇派阿虎上場的關係吧…他應該很想上場吧?等等,呸呸呸!為什麼我會在意那種傢伙的感受啊?他要怎麼傷心難過都跟我沒關係吧!還是繼續看比賽比較實際。對,就這麼辦!

 

我沒發現身旁的男生朝我投來的怪異眼神,開始仔細觀察阿虎的表現。

 

「白鯊和利弗展開小組傳球!」

 

兩人互相傳球,打算就此越過阿虎。

 

「沒想到虎丸以華麗的手法搶到了球!」好厲害!不愧是我們一年級生!

 

「阿虎,上啊啊啊!」

 

「小雪,太大聲了…」糟糕,我又變成全場注目焦點了…快看比賽,別看我啦!

 

在我的內心os中,賽亞人射門。可惜沒成功。

 

兩隊一來一往之下,時間不斷流逝。這樣下去我們會輸的!

 

海洋小子好像懂了什麼,但射門還是沒進,讓蔚藍巨浪開始反攻。不過這次橘頭巾完美地把對手的射門打了回去。

 

「這也是特訓的成效嗎…」鬍子大叔,果然是個不可小覷的角色。

 

海洋小子再次嘗試射門,球漂亮的突破守門員,一比一!

 

「海洋颶風!」眼鏡仔推推眼鏡,沒頭沒腦地冒出一句。是必殺技的名字嗎?

 

「太好了!」我緊緊抓住冬花的手。我們四位經理一起瘋了般的蹦蹦跳跳,真的,真的好開心!

 

「久遠教練!」蛙鏡男突然叫出聲,打斷我們的歡呼。休息區的眾人紛紛將目光投向他。

 

「我們之所以有能力和澳洲代表隊比得不相上下,全都多虧教練的調度。你不可能是那種會故意摧毀球隊的教練!櫻咲木國中當年,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這件事你們沒必要知道。」鬍子大叔臉部表情絲毫沒有改變,不動聲色的回答。

 

「等等,教練!」蛙鏡男喊。

 

「沒必要激動。」天啊!是響、響木先生…他那麼大塊頭,是怎麼像鬍子大叔一樣瞬間移動的啊啊啊!

 

「就讓我來告訴你們吧!」他瞥了因驚嚇過度癱倒在椅子上的我一眼,便開始說起這個故事:

 

「這是十年前的事了。櫻咲木國中在明日之星足球大賽地區預賽中,被看好有奪冠的希望。但是在跟被譽為最強球隊的對手比賽的前一天,跟對方發生衝突,甚至還有人因此而受傷。」

 

「被譽為最強球隊的該不會是!」蛙鏡男開口。

 

「沒錯,就是帝國學園,這件事恐怕也是影山策劃的吧。」響木先生這麼答道。不過影山是誰啊??

 

「如果這件事曝光的話,櫻咲木國中一定會被無限期停賽,甚至還可能害社員再也無法踢足球。於是久遠把錯都攬在自己身上,主動取消比賽資格,也被國中足球協會剝奪了教練身分。」

 

「在那之後過了十年,取消教練資格的處分終於結束,於是我拜託他出任你們的教練。這是因為,久遠對足球的熱情絲毫沒有消退,還是一直從事研究。他卓越的領導能力,我認為正是這支代表隊,目前最欠缺的。」

 

這時澳洲代表隊的型男教練換上新選手,採取徹底防守海洋小子的策略。

 

好不容易傳出球,結果對方立刻展開一對一盯人戰術,讓安全帽人無處傳球。

 

腦袋裡只想著如何防守的後衛,我的球隊不需要他!

 

「安全帽人!記得鬍子大叔說的那句話嗎!」我使盡全力大吼,想要提醒安全帽人。

 

「我知道了!新月同學謝謝妳!」他如此回應,成功把球傳給虎丸。

 

「豪炎寺學長!」阿虎的假動作成功了。

 

賽亞人進球-我們領先了!

 

「螺旋槳風暴!」眼鏡仔再次推推眼鏡。看來他負責幫必殺技命名(?),我在我的‘足球筆記本’上「眼鏡仔,本名目金欠流。」那一行補上「有推眼鏡的習慣,負責幫必殺技命名。」

 

「得分了!豪炎寺爆發了新的必殺技!閃電日本逆轉啦!」

 

「此時結束哨音響起,亞洲地區預賽的第一戰由閃電日本隊勝利!」

 

「你的調度真的很精彩。」響木先生對鬍子大叔說。

 

「足球真是太棒了!」我興奮地朝著藍天歡呼著。

 

<第三人視角>

 

「虎丸。」豪炎寺走到虎丸面前。

 

「豪炎寺學長。」虎丸回望豪炎寺,停下腳步。

 

「為什麼那個時候,你不肯自己射門?你應該可以在鏟球之前,自己射門才對啊?」

 

「因為我認為比起我,豪炎寺學長更能夠百分之百射門成功。不好意思,我先失陪了。」

 

虎丸說完後便迅速離去,留下豪炎寺一臉若有所思的站在原地。

回應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