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趁著嚴立曉不注意的時候,我偷偷摸摸地來到廚房。很難想像,身為堂堂富二代,他還真的會做菜!看著他忙碌而專心的背影,我的目光不自覺地聚焦在他身上,很想離開卻又無法離開。

 

      我怎麼會覺得這樣的嚴立曉很帥呢?嘖嘖,這一定是我的錯覺。

 

      「好好吃!」

 

      我嘴裡塞著蝦球,手上瘋狂地扒飯。不停咀嚼的我完全沒時間理會嚴立曉。

 

      我的老天,原來這傢伙的廚藝居然這麼好!怎麼以前我都不知道?

 

      「欸欸欸,妳慢慢吃啦,又沒人跟妳搶,等等小心噎到。」嚴立曉哭笑不得地說。

 

      「我很餓啊。」誰在肚子很餓的時候還慢慢吃你告訴我。

 

      等了半天,沒聽到他的回話。我疑惑地抬起頭,只是沒想到,映入眼簾的會是他撐著頭、一邊玩弄著飯粒的樣子。

 

      「飯跟你有仇?」我忍不住問。

 

      拿食物當玩具,你這樣對嗎?

 

      他愣了一下,「沒有。」

 

      「那你不吃是等著讓它爛掉嗎?」

 

      「我不怎麼餓。」他說。

 

      「不餓?那你怎麼煮這麼多?」看著一桌滿滿的飯菜,我根本吃不完啊。

 

      「吃不完我可以明天吃啊,妳擔心什麼?」他一臉古怪地看著我。

 

      喔,好像也是……

 

      「欸……妳要跟我說了沒有?」他冷不防丟出一句。

 

      拿著筷子的手抖了一下,我故作鎮定地反問:「說什麼?」

 

      「……妳明明知道我指的是什麼。」他的雙眸緊緊地盯著我,似乎是在威脅我不准逃避話題──他想知道我跟林則諺的事。

 

      我很努力想要瞪贏他,不過沒幾秒我就放棄了──為什麼只有這時候你才擺出上司該有的表情啊,對我有必要那麼精明幹練嗎?這種無形的壓力,很難受耶。

 

      「噢……其實也沒什麼啦,就……」我低下頭,難以啟齒。

 

      「就什麼?」

 

      「不知道怎麼開口。」要聽別人的故事很簡單,但要說起自己的總是會有那麼一點困難。

 

      他嘆了一口氣,「那妳告訴我為什麼突然請假好了。」

 

      「你不是已經知道了?」

 

      「我是說過程。」

 

      「過程啊……」我的表情有點不自然,正在思考要怎麼回答他的問題。思考了幾秒鐘,我也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說道:「如果可以我真的很不想再提起這個。」正常來說,只要是傷心事,不管是誰基本上都不會想再提起。

 

      不過因為你是嚴立曉,又是我在這裡最好的朋友,所以告訴你……嗯,好吧,勉為其難。

 

      把飯吃得差不多了以後,我開始敘述那段剛發生不久的過去。我以為說著說著自己又會忍不住哭出來,但沒想到,當這些話說出口了以後,比起難受,我更有種解脫的感覺。

 

      用著第三者的口吻,彷彿敘述一段別人的故事,究竟是我已經放下,還是只是在逃避?

 

      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現在的我,不想想多餘的事情,只想趕快交代完,然後回家睡覺。

 

      坐在我對面的嚴立曉有一口沒一口地吃著晚餐。他靜靜地聽著我說,很難得一句話都沒有插嘴。

 

      「大概就是這樣吧。」講完了以後,我喝了一口水,然後聳肩。

 

      嗯,講那麼多話,我快渴死了。

 

      「後悔嗎?」他忽然問我。

 

      「嗯?」後悔什麼?

 

      「後悔當初沒有對他熱烈,所以變成現在這樣。」

 

      後悔嗎?應該後悔過吧。

 

      不過我又能怎樣?該發生的都已經發生了,即使我現在說後悔了,事實就會改變嗎?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他劈腿?」

 

      所以之前我問你的時候你才不想提。

 

      他沉默了許久,久到彷彿已經過了半個世紀。我以為他是不想回答,所以正打算轉移話題的時候,卻又聽到他淡淡地嗯了一聲。

 

      「你好壞。」我面無表情地說。

 

      明明我才是當事者,為什麼卻是最後一個才知道真相的人?

 

      那句話果然是對的,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啊……

 

      「我、我……」他突然開始結巴,表情有點慌,「我想過很多次,但最後還是不知道該不該告訴妳……抱歉,呃、呃那個……我、我只是不想看到妳難過嘛……不然我早就說了……」

 

      「反正總有一天會知道,何必隱瞞?」

 

      「……」

 

      他沒回我,我也不知道怎麼接話。就這樣乾等著,不知道過了多久。

 

      「妳生氣嗎?」好了半天,他小心翼翼地問。

 

      「氣。」

 

      「……」

 

      「開玩笑的。」我故作無所謂地笑了一下,「不是你的問題氣你幹嘛?」

 

      隨便說的你也信。

 

      「那妳幹嘛一臉便秘?」

 

      媽的你才整天便祕。

 

      「你能不能不要整天把『便秘』掛在嘴邊?」我無奈地說。

 

      真不曉得那些愛慕他的女生們要是知道這傢伙的口頭禪居然是便秘……唔,突然很好奇她們幻滅的樣子是怎樣。

 

      嚴立曉吐了吐舌,隨後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一臉嚴肅地說:「反正不管怎麼樣,既然事情都已經發生了,妳就……早點走出傷痛吧。」

 

      早點走出傷痛。

 

      呵呵,你說的倒是容易。

 

 

      ♠

 

 

      回到家以後,我整理好自己的情緒,然後準備迎接明天的上班族生活。

 

      或許吧,我可能沒那麼快就可以恢復成原本的武羽柔,但是我知道自己總有一天也可以像嚴立曉一樣豁達,從失戀中走出傷痛。

 

      失去一個戀人沒什麼,下一個會更好不是嗎?

 

      想到這裡,我突然又有了可以繼續前行的勇氣。

 

      正打算睡下,手機卻在此刻響起。我瞄了一眼來電顯示,默默地接了起來。

 

      「喂?妳……睡了嗎?」嚴立曉試探性地問。

 

      「還沒。」才剛要睡你就打過來了。

 

      「喔……」他若有所思。

 

      「怎麼了?」

 

      「沒,只是想確認妳有沒有平安到家。」

 

      「……」愣了一下,我笑了笑,「放心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不用擔心我的安全。」

 

      「話可不能這樣講,多一份關心總比漠不關心好啊!」

 

      當他理直氣壯地說出這句話時,我的心跳忽然失了一拍──總覺得他的話裡似乎頗有深意來著?這是我的錯覺嗎?

 

      「喂?喂喂?」見我沒回應,嚴立曉叫了幾聲。

 

      「嗯?」回過神,我打哈哈地笑了兩聲。

 

      「妳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聽到一半恍神……妳這樣對嗎?」

 

      「哈哈……」這時候我只能傻笑。

 

      拜託,要不是你突然打來,我現在早就睡了。

 

      「好啦,不吵妳了……」嚴立曉嘆了一口氣,「明天還要上班呢,好好休息吧。」

 

      我笑了笑,「好,晚安。」

 

      「晚安。」

 

      掛下電話的那一刻,我突然覺得能有個關心自己的異性朋友是件很溫暖的事。

 

 

      ♠

 

 

      「欸,武羽柔小姐,妳能跟我解釋一下妳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艾莉絲看著我滿桌的食物,受驚嚇得程度不少於我第一次找她講話的時候。

 

      「還能解釋什麼?」我塞了一片餅乾到嘴裡,「不就是妳眼前所看到的這樣。」

 

      「妳是……喪心病狂?」她試探性地問。

 

      「妳才喪心病狂。」我瞪了她一眼。

 

      「吃這麼多,肥死妳。」

 

      「那基於朋友一場,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妳要吃嗎?」我拿了一袋餅乾遞給她。

 

      「切,我才不要跟妳一起肥。」她一臉嫌棄。

 

      「偶爾一次不會肥啦。」

 

      「屁,對於這種事,妳這種粗線條的人是不會了解的。」

 

      停下手上的工作,我忍不住嘲諷她一下,「嘖嘖,既然妳都這麼說了,那肥死也是我的事啊,妳工作都做完了喔?還有空在這裡管我?」

 

      「妳哪隻眼睛看到我很有空了,沒看到我很忙嗎?」她大翻白眼。

 

      「既然很忙妳就快滾回妳的位子,少在這裡礙眼。」我揮手趕人。

 

      「嘖嘖,跩什麼,妳才礙我的眼呢……」艾莉絲一邊嘀咕一邊整理她手上的東西,然後在離去之前給了我一個眼神表示──中午吃飯的時候妳最好給我好好交代。

 

      嘖嘖,交代就交代嘛。

 

      兇屁。

 

      艾莉絲走後,我繼續面對著訂單。上個禮拜因為我放假去了,我負責的工作自然就沒人代理。還以為我回來以後會看到堆積如山的資料,結果其他同事卻告訴我,我的工作早就被艾莉絲和艾咪分攤完了。

 

      知道這個真相的我超級感動,所以,要是不趕快加把勁處理好剩下的工作的話,那真的是對不起她們兩個的出手相助。

 

      起身,我打算去盛杯水喝,一抬頭,卻發現辦公室裡有好多同事都在看我。

 

      「呃……請問怎麼了嗎?」看得我心裡發毛的眼神,不問清楚的話我會睡不著的。

 

      「妳跟艾莉絲的關係什麼時候那麼好了?」同事A納悶地問我。

 

      「我們哪裡好了?」

 

      「可不是嗎……以前妳們兩個見面都會繞道而行的,最近倒是看到妳們兩個一起吃午飯、聊天什麼的。」同事B說。

 

      「對啊對啊,我還以為只有我覺得哪裡怪怪的,沒想到你們也這麼覺得啊!」同事C也說。

 

      有嗎?

 

      聽了他們的話,我沒什麼特別的感覺。艾莉絲的個性不就是那樣,想笑就笑,想大叫就大叫。雖然她以前是真的很白目,不過在真正了解她以後,我倒是覺得她其實很單純。

 

      「哇!」

 

      艾咪不曉得什麼時候來到我的旁邊,看著我滿桌子的食物,她的表情比剛才的艾莉絲還精彩。

 

      「Ivy,妳是中大獎了嗎?還是發生什麼事了?好端端的怎麼突然買了這麼多東西?」

 

      「沒。」不過只是想藉由吃東西發泄一下情緒罷了。我拿了一盒巧克力,問她:「妳要吃嗎?這是從國外進口的巧克力,很好吃喔。」

 

      「好啊,謝謝。」她接過。

 

      「中午我們去Mars吃。」

 

      「Mars?怎麼突然要去那裡?」

 

      「我也很久沒去了,所以想順便過去看看。」我說。

 

      艾咪偏頭,「那艾莉絲呢?」

 

      「她也會去啊。」怎麼了嗎?

 

      艾咪傻笑,「喔,沒什麼啦,我以為妳只邀我而已。」

 

      怎麼可能。

 

      那傢伙現在可是超級黏我們的,要是不小心放生她……嗯,以後可就有得受了。

 

 

      ♠

 

 

      「妳好點沒?」

 

      艾莉絲一邊咬著義大利麵一邊問我。

 

      「好了好了我超好的,拜託妳別每天見我就問一次好不好?」我翻了一個白眼。

 

      自從假期過後,艾莉絲變得超級關心我,一下子問我還會不會因為分手難過,一下子又會自說自話的要我看開,老天,難道我在妳們心中就這麼玻璃嗎?玻璃到妳們都誤解我會因為情關而想不開去跳樓?

 

      「哎呦,Ivy,妳就別怪艾莉絲了嘛,反正她就是喜歡操妳的心。」艾咪笑嘻嘻地說。

 

      「渾蛋,我才沒有喜歡操她的心。」艾莉絲對艾咪的說法很不滿意。

 

      「要是沒有的話,妳才不屑和她說廢話呢。」艾咪還是一臉笑嘻嘻。

 

      「艾咪,妳最近活得不耐煩了是不是?」艾莉絲瞪她一眼,不過艾咪早就習慣她這樣了,所以沒有太大的反應。

 

      聽到這裡,我忍不住笑了,「好了啦,妳們兩個的心意我都明白,在這裡就先謝過妳們啦。我很好,真的很好,所以不用太擔心我啦!」

 

      「最好是真的很好,不要什麼都不講,然後在不知道哪天讓我看到新聞頭條寫著:某名武姓女子因為情關想不開就去跳樓啊……」艾莉絲小聲咕噥著。

 

      我操,這已經不是關心我而是詛咒我了吧!

 

      「行行行,我絕對不會去跳樓的,所以拜託妳不要在詛咒我了啦!」我無奈。

 

      她哼了一聲,「這還差不多。」

 

      「咦?好巧,妳們都來這裡吃飯啊?」

 

      嚴立曉的聲音忽然介入我們之間。

 

      「嗨,嚴總。」艾咪揮了揮手。

 

      「怎麼,我們就不能來這裡吃飯啊?」艾莉絲癟癟嘴,一臉不屑的樣子讓我突然有種想揍她的衝動。

 

      「我哪有這麼說。」嚴立曉把頭搖得好像波浪鼓,「妳們想來就來啊,我很歡迎、我超歡迎的。」

 

      「是嗎?」艾莉絲挑眉。

 

      「是啊。」嚴立曉點頭,「我也是來吃飯的,能坐一起嗎?」

 

      「可以啊!」艾咪說。

 

      「你幹嘛來這裡吃飯?」我疑惑地問。

 

      你平常應該不會來這裡吃午餐吧,不是一直都是晚上才出沒嗎?

 

      「我想來啊。」

 

      「……」好吧,這個理由雖然很破,但是我接受。不理嚴立曉,我和艾咪她們說:「趕快吃吧,時間不早了,等等還要回去工作呢。」

 

      「難得見到老朋友,妳不招呼我一下?」嚴立曉似笑非笑地看著我。

 

      「別的老朋友我當然樂意花時間招呼,但你的話……還是算了吧。」我瞥了他一眼。

 

      嘖嘖,自我感覺良好個屁啊你,真是不要臉。

 

      「唔……你們兩個感情真好。」艾咪拖著下巴,雙眼發光地盯著我們,「沒想過在一起嗎?」

 

      「啊?」我愣了一下。

 

      誰能告訴我她的腦袋回路是怎麼回事?到底……是怎麼把這話題接到這裡的?

 

      「你們不是大學就認識了嗎?」艾咪問。

 

      是這樣沒錯。

 

      「從大學到現在難道就沒有男女情感失衡過?」

 

      「……」

 

      我說艾咪,妳可不可以不要這麼直接啊,這樣很尷尬欸!偷看了一眼嚴立曉,我忽然覺得自己似乎有點臉紅心跳。

 

      這話題,這發問……艾咪,妳是不是跟艾莉絲在一起太久所以學壞了!

 

      「對啊,我也很好奇,嚴總你跟武羽柔的感情不是很好嗎?難道你們就沒考慮在一起試試?反正她才剛分手,好機會啊。」艾莉絲,妳眼裡的幸災樂禍可不可以收好?我看得出來妳很高興這少根筋的艾咪終於提出妳感興趣的話題喔。

 

      「不要問這個啦!快吃飯!」我故作鎮定地打斷她們。

 

      「切,妳給我閃邊去,我們是問嚴總又不是問妳。」艾莉絲瞪著我。

 

      「一樣一樣啦!」

 

      「不一樣不一樣。」艾咪,妳為什麼要站在艾莉絲那裡啦。

 

      「在一起嗎?」嚴立曉很認真地思考著,「我好像有想過欸,不過沒有實際去行動就是了。」

 

      「……啊?」老天,嚴立曉你有毛病啊,她們不過只是隨口問問而已,你還真的回答她們啊。

 

      不理會我的發言,艾莉絲繼續問:「幹嘛不行動?難道你不喜歡她?」

 

      「艾莉絲!」我驚慌地大叫。

 

      算我拜託妳們了,要問這種問題可以,但請在我不在的時候問好嗎……這樣超級尷尬的欸,以後要我怎麼面對他啦……

 

      知道我想幹嘛的艾咪忽然抓住我的手,讓不能上前去摀住她嘴巴的我只能欲哭無淚。

 

      「妳鬼叫什麼,又不是問妳。」艾莉絲又瞪了我一眼,一臉嫌棄。

 

      「喜歡啊。」嚴立曉想都沒想就直接回答了。

 

      「……」

 

      喜歡?

 

      喜歡我?

 

      嚴立曉,你……

 

      喜歡我?

 

      開玩笑的吧!

 

      「真的喜歡?」艾莉絲顯然沒料到他會如此直接,一時之間她居然也愣了一下。

 

      「喜歡啊,難道妳們不喜歡她嗎?」嚴立曉若有所思,「我認識的武羽柔一直都是個好人啊,要討厭她應該很難吧。」

 

      ……還真是謝謝你的好人卡喔,死嚴立曉。

 

      「媽的,誰問你這個。」艾莉絲大怒。

 

      「幹嘛啦,妳是怕武羽柔以後嫁不出去喔?」嚴立曉嬉皮笑臉的樣子讓艾莉絲很想揍他,「放心吧,要是以後她真的嫁不出去,我會負責善後啦。」

 

      幹,我是災難嗎?還需要你善後?!

 

      「哼。」艾莉絲撇過頭,大概是因為不爽所以不想講話了。

 

      「我說你們……可不可以不要在我面前把我說的好像一文不值啊?」很沒禮貌你們知道嗎。

 

      「他們是關心妳。」艾咪笑呵呵地說。

 

      關心?

 

      關心個毛啊!

 

      這應該是打擊我吧!

 

      「幹嘛?才這樣而已妳就撐不住啦?要去跳樓了嗎?要去快去,我會在一樓擺個軟墊接住妳的。」艾莉絲斜睨我一眼。

 

      「……」

 

      幹,都說了我不會因為玻璃心去跳樓!

 

 

      ♠

 

 

      「欸,武羽柔。」

 

      吃完午飯,在回公司之前,嚴立曉把我叫到角落去。

 

      「幹嘛?」

 

      「她們剛剛是鬧妳的,不要生氣啊。」他說。

 

      「我當然知道她們鬧我,不過你隨便講講就好了,幹嘛跟著她們瞎起鬨?」我無奈地說。

 

      「因為有趣啊。」

 

      有趣你個頭啊!

 

      「害我剛才超尷尬的……」我忍不住嘟囔著。

 

      「尷尬?」他挑眉。

 

      不然呢?你跟我既是異性又不是什麼關係,被問到這種問題,難道你不會覺得哪裡不~蘇胡嗎?

 

      「妳面對我會尷尬?」他還是挑眉。那表情,讓我看不出來他在想什麼。

 

      「呃,也不是啦,就是……哎呦!」這要怎麼解釋嘛?你明明就懂我的意思。

 

      「可我覺得她們問得挺好。」

 

      「啊?」為啥?

 

      「因為這樣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回答了。」

 

      「……說人話。」我一臉黑線。

 

      你到底在講什麼鬼東西?

 

      「我這樣講妳還不懂啊?」他驚訝。

 

      「不懂。」我很誠實。

 

      「……」他無語了一陣,然後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喂,不要嘆氣啊,我是能從你的嘆氣中知道什麼鬼啊?

 

      「武羽柔,有時候我真的很懷疑妳有沒有腦袋。」

 

      「靠,我一直都有腦……」袋好不好!話還沒說完,嚴立曉忽然伸手將我拉到懷裡,他拖著我的下巴,然後輕輕地吻上我的唇。

 

      冰涼的、柔軟的、還有一絲絲好聞的香氣。他溫柔地翹開我的貝齒,隨後攻陷我整個牙關。慢條斯理地吸吮了還不夠,他還猶疑在我的唇邊,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才緩緩地退出。

 

      「……」我雙眸瞪大,身體也依然僵硬著,久久不能反應過來。

 

      「幹嘛?這樣就傻啦?」他似笑非笑。

 

      「你……吻我?」回過神,我怔怔地說。

 

      「嗯。」

 

      「為……什麼?」

 

      「傻啊妳,妳以為人為什麼會平白無故去親別人?」他無奈地說。

 

      「……」愣了一下,我又再次驚愕,「你……喜歡我?」

 

      真的……喜歡我?

 

      「嗯。」

 

      聽到他的回答,我頓時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傻掉嗎?好像是有點,可是,除了傻掉,我更多的是驚訝與納悶。

 

      一個曾經說過「朋友之間也可以擁抱」然後幫我解決掉尷尬的人,一個跟我講說還在等待自己的女神的人,現在卻又突然吻我、甚至告訴我喜歡我的人……這個人,真的是嚴立曉嗎?

 

      還是……我只是在做夢?

 

      「艾咪剛才問我難道我們就沒男女情感失衡過嗎?這個問題……我想妳應該可以坦白說『沒有』吧。但是我啊……卻不能臉不紅氣不喘地回答呢,因為……」他頓了頓,然後苦笑,「我早就失衡了,早就已經失衡很久了……」他面對著我,眼神卻是飄向遠方。

 

      「所以……你一直有喜歡的人,然後那個人一直都是我?」冷靜下來後,我努力擠出一句話。

 

      「嗯。」

 

      「天哪……」可是我、我……

 

      「不要急著拒絕我好嗎?」他笑了笑,只是……這種笑容,看上去有點苦澀。

 

      照這樣看來,強顏歡笑似乎非常不適合嚴立曉。

 

      「拒絕……?」我下意識地重複一遍。

 

      「我知道妳跟林則諺才剛分手不久,大概沒心思馬上開始新的戀愛,所以我才一直糾結到底要不要告訴妳我的心意……」嚴立曉淡淡地說。「只是今天艾咪她們剛好問到這些問題,我一時忍不住才會脫口而出……」他的臉上有著明顯的後悔,那一刻,我竟然覺得有些心痛,就像……是我負了他似的。

 

      愣了半天,我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個嗯字。

 

      早就說過玩笑不要開太大,看吧,現在覆水難收了……雖然我很不想承認我是當事者就是了。

 

      「不要拒絕我。」他誠懇地要求。

 

      我沉默了很久,然後說:「你說的對,我現在確實不適合馬上開始新的戀情。」

 

      舊的傷疤都還沒完全癒合呢……所以,哪怕我不討厭你,我也不會馬上接受你的。

 

      一方面是因為我還沒想清楚自己的心意究竟有沒有可能在你身上發展,另一方面則是我怕自己隨意答應以後卻發現一切只是移情作用。

 

      隨便的答覆會有什麼樣的結果你我都很清楚,所以你應該了解我的考慮。

 

      「我會等妳。」

 

      「嗯?」

 

      對上他的目光,我看到他眼裡的堅定一覽無遺。

 

      他很認真地看著我,說道:「武羽柔,不管多久我都會等待妳的答覆。直到妳想清楚之前,我都不會逼迫妳給我答案的。」

 

      「呃……好。」除了好以外,我已經想不到可以說什麼了。

 

      「那……我送妳回去。」

 

      「不用了,艾莉絲她們還在外面等我呢。」

 

      「她們沒有在外面。」

 

      「……嗯?」我記得我有叫她們等我啊,你怎麼會這樣說?

 

      「我剛剛叫他們先回去了,反正我會送妳。」

 

      「……」

 

      怪不得她們兩個剛剛走出去的時候笑容那麼詭異,原來是早就串通好要放生我了!

 

      妳們兩個死叛徒,看我回去整不整死妳們!

 

      「不要怪她們,是我請她們兩個先回去的。」嚴立曉說。

 

      「想也知道就只有你會耍這種賤招。」我無奈地說。

 

      「我才沒有耍賤招。」他反駁。

 

      「有。」

 

      「沒有。」

 

      「有。」

 

      「沒有。」

 

      「有。」

 

      「沒有。」

 

      大概輪迴了三、四次左右,我放棄跟他做這種幼稚的爭吵。

 

      「不是要送我回去嗎?還不快點。」我翻了個白眼。

 

      「嗯。」

 

      一路上,我們兩個異常的沉默。經過幾分鐘,我好不容易終於回到公司的門口,尷尬地對他說了謝謝以後,我便急急忙忙地想下車。

 

      在我離開前,他忽然叫了我一聲。

 

      「幹嘛?」

 

      「今天跟妳說的這些……嗯,妳不要想太多,如果覺得會造成妳的困擾,那……妳就當作沒發生吧。」嚴立曉淡淡地說。

 

      他落寞的表情映入我眼簾,有一霎那間,我居然覺得好愧疚。

 

      是啊……今天我終於知道他平常對我那麼好是因為喜歡我,而我卻什麼都不知道還以為他對我只是普通的朋友關係,現在都把話說開了,這叫我以後要怎麼跟他相處才好?

 

      哎,都是艾莉絲和艾咪的錯,到底沒事問這些破問題幹嘛……

 

      想到這裡,我有點無力。

 

      「武羽柔,我真的沒有想要那麼快就跟妳坦白,今天……很對不起。」

 

      「嗯?」我愣了一下,隨後開始語無倫次,「沒、沒事啦,這、這又不是你的錯……畢竟感情嘛,只要遇上了,再、再聰明的人也會變成智障啊……你、你說是不是?」該死,關鍵時刻我是在結巴什麼,這樣不就會讓他誤解成我真的覺得這是困擾了?

 

      「嗯。」果不其然,我看到他的表情變得更落寞了。

 

      「呃,那、那個……我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

 

      「呃、好。」

 

      話一說完,我馬上轉身想逃。

 

      「武羽柔。」

 

      聽到他又叫了我的名字,我停留在原地卻沒轉身。

 

      「我是真的愛妳。」

 

 

      ♠

 

     

 

      回到公司,艾咪去幫經理搞客戶去了,只有艾莉絲這個閒到爆炸的傢伙不停在我身邊轉來轉去,不停地逼問嚴立曉到底單獨跟我說了什麼。

 

      「哎,妳煩不煩啊?不要一直問啦!」我揮了揮手,不耐煩地趕人。

 

      其實這句話從我進到公司開始就已經被我說了N次,但是艾莉絲這傢伙我猜要嘛就是金牛座要嘛就是屬貓的,既固執又好奇的個性,一副就是要打破砂鍋問到底的模樣,說真的,她讓我覺得頭好痛。

 

      「說一下是會死喔?」她哼了一聲。

 

      「會。」

 

      「……」

 

      「別再問我了。」

 

      親愛的大小姐,我還有很多工作沒有做完欸,沒看到我桌上厚厚一疊資料嗎?這些訂單要是沒打好妳要幫我嗎?算我求妳了,至少讓我把工作做完再說吧……

 

      「切。」

 

      切什麼啦!

 

      「好吧,反正我也只是好奇而已,妳要是真的不想說的話我也不逼妳,趕快打妳的訂單吧。」艾莉絲擺了擺手,說完話以後,她還真的就此離去。

 

      「……」

 

      忙了整個下午,終於把訂單打完了。下班後,我收拾完東西後就準備回家。

 

      在公司附近的商圈晃了晃,我四處尋找能吃飯的地方。好不容易找到一間喜歡的簡餐店,才剛想走進去卻看到我不想看的畫面──那是林則諺和何若希。

 

      很多時候都是這樣,當你特別想見到某個人的時候永遠見不到;但你非常、不想見到某些人的時候,卻偏偏走到哪裡都能撞見。

 

      這種奇怪的現像沒人能解釋為什麼,反正不管怎樣,我把它理解成「命運就是喜歡和我做對」就是了。

 

      好討厭啊……雖然我們已經分手了,我也早就知道他的新歡是誰,但是當我真正看到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心裡還是會感到苦澀。

 

      明明我才是受害者,為什麼卻是他先快樂?

 

      收回心神,我突然覺得沒胃口了。

 

      「唉……還是回家吧……」我嘆了一口氣。

回應 (19)

1 2
辰夕
辰夕
2017-11-05 09:1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更文加油!
我喜歡這個故事:)
要不要考慮把簡介弄一點顏色呢~
我只是建議一下哈哈哈>
回覆:2017-11-05 14:12 謝謝你!!!
我沒用顏色是因為我有障礙.....
之前用過顏色什麼的被同學鄙視,所以就乾脆不用了XDD~
Ding
Ding
2017-10-25 00:2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還更嗎?

這麼多天沒更了,加油
回覆:2017-10-27 20:58 我會更
只是現在高二
等我忙完的時候已經很晚了………
不好意思!!!
Ding
Ding
2017-10-21 23:3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很好的故事哦!只是第四張似乎有些錯字。大大有空可以再檢查檢查啊!
回覆:2017-10-22 20:22 好的,我會去檢查的!!
謝謝!!
漸漸
漸漸
2017-10-16 22:2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是混血,但不是大陸人。之前是待在上海~~~
簡體其實這是因為製封字體方便///
回覆:2017-10-18 20:37 原來如此
還是很謝謝你喔!!
連我朋友都說很好看呢>
漸漸
漸漸
2017-10-15 22:0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7rudIL8PYORFMzSU41Z05sTTA/view?usp=drivesdk

抱歉我剛剛那個連結有錯字QQ
這是修改的版本///
回覆:2017-10-16 20:43 謝謝你 我有換了喔~
不過簡體字……你是大陸人嗎><
很漂亮XD
漸漸
漸漸
2017-10-15 19:5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挺喜歡書名跟簡介的///

不嫌棄的話請收下這個→
回覆:2017-10-15 20:19 謝謝你^^
荷风竹笋
荷风竹笋
2017-08-28 15:4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好書要用珍珠養,請你笑納
回覆:2017-08-28 16:36 謝謝你的珍珠
讓現實把夢打碎
讓現實把夢打碎
2017-08-26 17:4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ʕ •ᴥ•ʔ

簡介好現實啊!不過我喜歡!(尖叫

更文加油喲!期待後續!
回覆:2017-08-26 18:05 謝謝你呦>3<!
不過……我發現簡介寫好後好難想故事QAQ……
蕭瀟
蕭瀟
2017-08-25 15:0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囉

書封好了
如果不能領圖煩請留下電子信箱謝謝!
回覆:2017-08-25 16:52 怎麼領圖~?
monica40328@gmail.com
 
蕭瀟
蕭瀟
2017-08-25 06:3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不用不用!

是我沒寫得清楚!抱歉囉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