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 原創市集 >

濃情館

>

校園愛情

>

滿分差等生

> 第四十堂:七天的惡補計劃

第四十堂:七天的惡補計劃

  “等一下!”

 

    我終於追上符媽,可是我已經喘得要死不活的。

 

    “你是?”

 

    仔細看看符媽,我發現符媽和連媽凌媽不一樣。簡單來說就是一副平凡家庭主婦的樣子。

 

    素顏,臉上隱約可見幾條皺紋,隨性地扎著一條低馬尾。

 

    “我是童亞溪,符靈安的朋友。其實符……靈安他體育很好,而且是隊伍的得分主將,符媽應該……”

 

    “好了,別說了。我不會承認他的能力,除非他的數學小測拿九十分。”

 

    數學小測九十分對我這個假差等生來說很簡單啦,可是符文是真正的差等生啊。九十分還不如叫符文去死。

 

    “你這男生還真嬌小,一定是吃得不夠吧。得空就來符媽家,符媽煮好吃的給你。”符媽說完就走了。

 

    看來唯一的辦法就是拿到九十分了。難為你了,符文。

 

    “沒錯,但你的總平均已經是留級的等級。要是沒及格,就算期末考拿一百分也不能升級。”

 

    我也……一樣呢。

 

    歎氣,我回到病房。

 

    “怎麼辦?我不可能拿到九十分的!”一開門,符文的慘叫迎面襲來。

 

    “你哥教你一定沒問題的。”茂宇回答。

 

    “他說的全都是外星語,而且光想到他的房間我就想吐。”

 

    “符、靈、安!別侮辱我神聖的蘿莉們。”

 

    “蘿,莉?”我坐在原本坐的位子上歪頭看著符文。

 

    符文的哥哥看見我,一瞬間彈開幾尺。然後,他激動得發抖,臉漸漸充血。

 

    “我哥哥,符靈全,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蘿莉控。當他看見蘿莉時就會像現在這樣。”符文倒杯水咕嚕咕嚕喝下肚。

 

    “學長,硬要說的話,我們家亞溪是可愛的正太。”茂宇伸手蹂躪我的頭髮。

 

    符靈全頓了頓,也只好讚同茂宇的說法。

 

    “對了,我把你的數學教材全帶來了。這一星期內不許打球,專心注重於數學小測上。你也不想從此不能打球吧?”符靈全放下肩膀上的挎包。

 

    “一星期不能打球哦……”符文的眼神黯然。他真的非常喜歡打籃球。

 

    “我的數學成績也不好,我們一起努力吧!加上,我們有柚子和學長,一定沒問題的。”

 

    之後我拿起挎包拿出所有書本。筆記、課本、作業甚至講義,符靈全都帶來了!

 

    “好!為了籃球,我們一起加油,小溪。”符文舉起手和我擊掌。

 

    “好吧,我就幫這兩個學渣惡補。”柚子拿起講義隨意翻閱幾頁。

 

    “我也會幫忙。”符靈全說。

 

    “太好了!”符文喊道。

 

    教科書都被擱在桌子上,他們開始幫助我們溫習。九尾在我打開的書包裡休息,醫院一片和樂融融的氣氛。

 

    我決定了,無論如何,我希望和符文同甘共苦。至於小測成績……達到標準就行了。

 

    第二天,凌晨、符文和茂宇三人順利回到學校上課。柚子也正式開始他的七天惡補計劃。

 

    接下來的七天,不管是午餐時間還是下課時的短短幾分鐘,柚子都趁機指導身為學渣的我們。有時候分成凌晨教我,柚子教符文的組別。

 

    不止是我,凌晨和柚子兩人這星期也沒碰過籃球。

 

    五天後的星期六,我們相約在柚子家做習題。柚子點了有二十幾道數學題後,他和凌晨出門買東西了。

 

    話說回來,符文和凌晨對連家四姐妹的態度受寵若驚呢。

 

    他們錯愕的臉真想拿起手機拍下來。

 

    “完成了!”符文把筆一丟,整個人一骨碌到柚子的床上,九尾的身邊。

 

    “喂,你有些題目沒……”

 

    算了,符文貌似累了,讓他休息吧。

 

    我看看符文的習題,然後我覺得九十分為目標的話,符文真的很危險。經過惡補,符文的習題裡二十題有四題空著是值得高興的事,但他做的十六題裡面有六題是錯誤的。

 

    真的能拿到九十分嗎?

 

    我忽然明白當一個真正的學渣有多麼痛苦。

 

    待我察覺自己做了什麼時,頁面空著的角落已經被我寫上公式,常見錯誤還有注意事項。

 

    糟了!

 

    萬一被符文發現是我寫的,我的秘密不就曝光了?!

 

    我不害怕他們知道我的秘密,我害怕的是他們的反應。

 

    肯定氣炸了。

 

    符文沉睡的打呼聲有種讓人心情放鬆又愉快的能力。

 

    聽著他剛剛才出現的打呼聲,我的心平靜下來了。

 

    “符文。符文。”我叫醒沉睡的他。

 

    “啊?”符文天真的睡眼朦朧的臉映照在眼睛裡。符文一向來就很帥氣,加上他剛起床……這會虐死多少少女呢?

 

    “把剩下的題目完成,不然柚子會殺了你哦。”

 

    “齁——別理他啦。我要睡覺,小溪也一起吧。”符文強拽我的手,我順勢跌在他的胸膛裡。

 

    啊——!內心一個小鹿亂撞,我的臉一瞬間刷紅。

 

    “符文,放開我。”

 

    我嘗試掙脫他的手,可是越是移動,符文越是加強力道。

 

    唉——就這樣休息一下吧。

 

    閉上眼睛,我後知後覺發現自己也睡意濃濃。

 

    我記得當我醒過來時,符文還睡著。柚子在廚房幹活兒,而凌晨在符文身邊睡覺。

 

    那本寫滿字的練習本上,那滿是和我不相符的優美字跡成為了吸引我的焦點。

 

    我怎麼可能不認得呢?平時無聊轉筆會瞥見,趴著打瞌睡前會瞄到,甚至他借我的筆記裡也能夠常常看見。

 

    一向心思縝密的我有一瞬間懷疑了他。不過他連懷疑都沒懷疑過我的成績,怎麼可能會幫我重新寫下剛才寫的筆記。

 

    對吧,凌晨?你沒猜到吧?

 

回應 (1)

无名氏
无名氏
2017-05-20 15:0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給你一個讚還不夠,你值得千千萬萬個讚
回覆:2017-05-21 09:53 謝謝你的珍珠ฅ(*`ω´*)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