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早上聶睿庭起來,早點已經準備好了,看到他落座,顏開將餐點依次擺上餐桌,問:「二少爺您這兩天有什麼工作預定嗎?」

 

「除了幾個必要的會議外,沒有特別的日程,怎麼了?」

 

「剛才老太爺來電話說,家裡要重新做一些裝潢維修,希望我去幫忙,所以我可能沒辦法準時送您上下班。」

 

「裝潢?爺爺是打算讓你用法力搬傢具嗎?」

 

聶睿庭開著玩笑,心裡卻在飛快地琢磨爺爺的目的——昨晚爺爺完全沒有提到這件事,所以這應該是他臨時決定的,有什麼事是非顏開不可的?而且是跳過自己直接跟顏開說?

 

直覺告訴他這件事不簡單,就聽顏開道:「大概老太爺覺得我的審美眼光不錯,想參考一下我的看法吧?」

 

聶睿庭對顏開所抱有的自信佩服得五體投地,這不是自我標榜,他想顏開會這樣說,心裡一定是真的這樣想的。

 

「既然是爺爺的意思,那你就去吧,我自己開車去公司。」

 

既然爺爺沒有直接跟他講,聶睿庭決定就暫時裝不知道好了,剛好他也有事要做,顏開不在身邊更方便。

 

聶睿庭只在公司待了半天,中午吃完飯後,他就離開公司,駕車去了某家著名的珠寶店,前段時間為了訂婚戒,他跟顏開曾來過這裡,不過適合同性的戒指款式不多,又太花俏,所以最後沒有買成。

 

顏開本人對這種約定俗成的儀式不是特別在意,事後也沒再提這件事,可是聶睿庭卻放在了心上,又約了珠寶店的設計師幫忙特別設計,不過後續部分他沒有再跟顏開提起,準備在訂做好後給他一個驚喜。

 

今天聶睿庭就是約了設計師看戒指的,所以當然要避開顏開了。

 

設計師照聶睿庭的要求,在對戒的外側鑲嵌了黑鑽,為了佩戴方便,黑鑽設計得較小,只是稍微突出對戒表面,這個創意來自顏開平時最常穿戴的服飾顏色,對戒內側還鐫刻了兩人的名字,對聶睿庭來說,對戒的價格並沒有很高,但他從來沒像這次這樣在選擇首飾上如此用心過。

 

對戒的製作快接近尾聲了,聶睿庭對設計很滿意,但設計師告訴他還需要進行一些細節上的加工,所以他要再等兩天才能拿到戒指。

 

聶睿庭跟設計師約好了再見面的時間,出了珠寶店,駕車回家。

 

在回富貴公寓的途中,剛好遇到前方道路維修,聶睿庭只好照標示把車拐到其他的路上,這條路他平時不常走,照著GPS的提示往前開了一會兒,來到一個十字路口。

 

路口是綠燈,聶睿庭本該往右拐的,但不知為什麼,在一瞬間,他鬼使神差地將車向前開去,而且糟糕的是這條是單行道,在發現自己走錯路後,他無法退回去,只能一直往前開,直到下一個路口才拐去了右邊。

 

之後開了沒多久,道路變得熟悉起來,這裡跟富貴公寓屬於同一路段,開車應該不用十分鐘就到家了。

 

可是就在這時,聶睿庭感到了怪異,那種感覺就像昨晚他在夢中看到的車外景象時的心情。

 

他駕駛著車,不斷張望車道兩旁的風景,臨街依次排列著不同類型的店鋪,除了雜貨店、小吃店外,還有一些頗為陳舊的商業樓,這樣的風景哪裡都能看到,很難確定這裡就是他們昨晚經過的路段。

 

但那種壓抑的心情是騙不了人的,一路上聶睿庭都在努力尋找沒有設紅綠燈的十字路口,但很遺憾,直到他把車開到富貴公寓的區域,也沒有看到那個小路口。

 

事情不清不楚地吊著,總覺得不舒服,聶睿庭索性把車掉頭,沿著剛才經過的路又跑了一遍,在路過小巷時還特意拐進去查看,但都沒有找到類似夢中的那個地方。

 

就在聶睿庭打算打退堂鼓的時候,他的目光無意中划過路邊,看到路邊有家乾洗店。

 

那是家老店鋪,不管是掛的牌子還是店面,都帶著年代的陳舊感,乾洗店後面還有棟舊公寓,公寓外壁的顏色都褪掉了,從晾衣架來看,裡面應該住得很滿,偶爾有小孩子從公寓里跑出來,在道邊嬉鬧。

 

沒想到在離富貴公寓不遠的地方還有這種舊街道,不過讓聶睿庭驚訝的不是街道的陳舊,而是它帶來的熟悉感。

 

似乎在夢中他們開車經過的地方就是這裡,他隱約記得那個十字路口附近也有乾洗店跟舊公寓的。

 

聶睿庭把車停在旁邊的停車場里,步行走回去查看,這裡跟很多大城市的構造一樣,儘管繁華地帶高樓大廈鱗次櫛比,但只要稍微往裡走走,就會發現這類的街道,雖然不起眼,但是該有的東西都有,並且同樣很熱鬧。

 

他沿街來回走了一圈,愈發覺得臨街的公寓跟店鋪很熟悉,但店鋪旁的十字路口相當寬敞,像是剛維修過,柏油路還很新,並且有交通燈,跟他夢中見的小路口相差很大。

 

聶睿庭走過去,信號燈剛好變紅燈了,他停下腳步,查看手機里的地圖,準備再去對面碰碰運氣。

 

就在這時,不舒服的壓抑感突然又涌了上來,他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寒顫,明明頭頂太陽高掛,他卻感到脊背上傳來冷意,像是有人在後面緊盯著他看。

 

本能促使著聶睿庭轉過頭去,一個灰蓬蓬的小影子掠過他的眼底,隨即突如其來的冷風沖向他,將他撞得向前踉蹌,栽進了車道。

 

耳邊傳來刺耳的喇叭聲,這次冷風是從身側傳來的,感覺到即將駛近的車輛,聶睿庭知道不好,慌忙就地一滾,與此同時,他的手腕被人攥住向前猛拉,將他拉回道邊,剎車聲擦著他身邊傳了過去,一輛大卡車停到了十字路口的另一側。

 

「謝謝,謝謝!」

 

聶睿庭驚魂未定,向相助者連聲道謝——雖然有顏開的靈力護身,他的身體跟正常人的不同,但如果身軀被卡車碾得七零八落的話,可能就連顏開也回春乏術了。

 

「不謝,誰讓我跟你這麼有緣呢,二少。」

 

熟悉的聲音傳來,聶睿庭訝然抬頭,發現救他的居然是他的警察朋友呂錚,呂錚的表情同樣很糟糕,顯然面對差點發生在眼前的事故,他跟自己一樣心有餘悸。

 

「你沒事吧?」呂錚問。

 

聶睿庭撿起甩去一邊的手機,手機挺抗摔的,除了墜著的銀色絲穗稍微弄髒外,完全沒事。

 

他借著呂錚的幫助站了起來,腿有些發顫,心臟也在超乎尋常地跳動著,看看膝蓋下方蹭破的西褲,他苦笑道:「好像暫時沒事。」

 

呂錚上下打量他,嘖嘖嘴巴,「雖然每次看到你,都會有不好的事情發生,但這次應該是最糟糕的一次了。」

 

聶睿庭點點頭,深有同感。

 

對面傳來叫罵聲,卡車司機從車上跳下來,氣沖沖地跑到他們面前,指著聶睿庭罵:「你有沒有長眼?那叫紅燈!紅燈!你闖紅燈你要死是你的事,別他媽的拖別人下水!」

 

司機大叔五十多歲,看起來脾氣很火爆,聶睿庭為了息事寧人,連連點頭表示歉意。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不是故意的?那你沒事跑出來幹什麼?嫌命長想死得快嗎?」

 

「抱歉……」

 

「你要是死了,就該是我去你的靈堂說抱歉了!」

 

司機得理不讓人,一通話說得吐沫橫飛,要不是看聶睿庭衣著不凡,他大概會直接揪著他的衣領罵了。

 

呂錚起先不想插手,後來聽司機越說越過分,他上前攔住了,說:「他突然橫穿馬路是有不對,但你也有問題,十字路口還把車開得這麼快,萬一出事怎麼辦?」

 

司機不爽地看他,粗聲粗氣地問:「你是誰啊?」

 

呂錚把自己的警察證拿出來亮到了他面前,看到對方是警察,司機不說話了。

 

成功地鎮住了他,呂錚又說:「過路口時要適當減速,就算你有理,但如果真出了事,你也會有麻煩不是?上星期這裡剛出了場車禍,小心點沒虧吃。」

 

「是是是,我會注意的。」

 

司機不想跟警察過多糾纏,說完後就溜掉了,聶睿庭跟著呂錚去了人行道,說:「還好有你,否則我要被罵慘了。」

 

「只是罵人而已,換了是我,還想揍你呢。」

 

呂錚從口袋裡掏出薄荷糖鋁盒,打開,先遞給聶睿庭,聶睿庭沒心思吃,拒絕了,呂錚自己取了顆薄荷糖丟進嘴裡,說:「不過這也不能怪你,你大概是遇見鬼了吧?」

 

「你看到了?」

 

「沒有,我又不像你那麼倒楣得整天見鬼,我是靠推理的——如果不是見鬼,你會好端端地往車頭上撞嗎?」

 

想起剛才那個一閃而過的飄忽鬼影,聶睿庭有點鬱悶。

 

事情發生得太突然,他很希望是自己看花眼了,但理智告訴他,推他的不是冷風,而是那個長得跟小A一模一樣的鬼,而他所感應到的不適應該是小鬼靠近時帶來的怨氣。

 

「剛才你有注意到誰在我身後嗎?」

 

「沒有人,有沒有鬼我就不清楚了,還是你鬼上身?」

 

呂錚邊說邊看向聶睿庭的背後,聶睿庭也被他帶動著轉頭去看,卻什麼都看不到。

 

但是看不到反而更可怕,因為他不知道小鬼什麼時候會再下手害他。

 

「你現在也看不到?」他不死心地問:「你上次不是滴了我給你的眼藥水嗎?按理說應該可以看到鬼的。」

 

「對,看到了幾天,快把我嚇死了,還好後來就慢慢看不到了,」說到這裡,呂錚上下打量聶睿庭,「你還好吧?難道你可以一直看到那種東西?那要不要去關帝廟拜拜?」

 

聶睿庭不說話了,心情更加鬱悶——原來見鬼真的是因體質而異的,而他就屬於那種磁場跟鬼的頻率超級接近的體質,再加上整天跟顏開混在一起,想不看到鬼都很難……

 

可是他跟那隻小鬼又沒有仇,就算他可以看到小鬼,對方也沒有理由害他吧?

 

可能是跟顏開還有小A小B在一起久了,除了少數面目可憎的鬼魂外,聶睿庭對鬼的排斥感並不強烈,這種毫無示警就突然害人的經歷他更是第一次遇到,總覺得心裡不舒服。

 

呂錚吃完薄荷糖,又取出一顆丟進嘴裡,看看他的臉色,安慰道:「可能你是累著了吧,別太在意,實在不行,去問問你家執事該怎麼辦,他挺神的。」

 

在幾次的共同歷險中,呂錚見識過顏開的能力,對他崇拜有加,可惜這句話戳中了聶睿庭的痛處,自嘲地說:「我覺得最絕望的事就是你說你見鬼了,卻有人跟你說這不可能,一切都是疲勞過度造成的,並且說這話的人本身就是鬼。」

 

「什麼?」

 

「沒什麼,」聶睿庭不想再去糾結這件事,反問:「你怎麼會來這裡?」

 

「沒事,我就是今天調休,隨便過來逛逛。」

 

呂錚穿了一件紅色套頭衫配灰白色牛仔褲,手腕上還戴著幾串閃亮亮的銀墜子,看打扮像是在休假,如果聶睿庭不是很了解他的話,大概會被他糊弄過去。

 

「隨便逛逛就逛到我家這邊來了,」他冷笑問:「你不會是又遇到了什麼疑案,猜想是跟我有關吧?」

 

「怎麼會?我是那種人嗎?」

 

「就我對你的了解,你是,」說到這裡,聶睿庭腦中靈光一閃,「剛才你有提到十字路口發生了交通事故,你是不是來看現場的?」

 

「唔!」呂錚噎了一下,不說話了。

 

他這反應很明顯,聶睿庭更確信自己的判斷,取出手機點開網頁,在新聞欄里搜索了一下,很快就搜到了相關的事故新聞。

回應 (3)

加油:))
梧鷹
2016-06-29 20:0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加油:))

樊落大大在POPO要加油喔~~
好喜歡妳的文噠:)
回覆:2016-07-01 08:48 謝謝喜歡
=////=
李雷爾
2016-06-17 14:0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

喜歡這系的文~~
一直以來陪我渡過無數難熬(?)的夜晚啊XDD
山山
2016-03-05 15:2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不知不覺間要完結篇了耶~~ 可是要等到五月才看得到實體書
回覆:2016-03-06 16:14 五月很快就到了,一轉眼就可以看到兩集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