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夏15

暖夏 15

15

村長那邊最近沒消沒息,始終沒發下第三到指令,可美雖然也不急,但總是記掛在心,不過她一點也沒有等待的閒暇,劉吉人總能適時地發現可美的無聊,隨便指點出可以要她幫忙的工作。

「你不知道其實我很忙的嗎?」起初只是蹲在路邊,逗弄著村長家的狗,可美忽然聽到後面劉吉人叫她,說農藥店的老闆很快會送貨上來,要她去招呼招呼,又拿了一疊鈔票,說這是應付帳款,還特別叮嚀要拿收據。

「那隻狗真正會讓人忙的時候其實是冬天。」劉吉人手指在鼻孔下一比,說:「看過狗流鼻涕還要人來幫忙擦嗎?到時候妳就知道。」說完,他也不再囉嗦,轉個身卻往黑貓家去。

「黑貓不在家,我看到他剛剛出去了。」可美在後面叫著。

「我找他兒子玩遊戲去!」連頭也不回,劉吉人揮揮手說。

 

他知道自己其實正在胡思亂想,是嗎?劉吉人走遠後,可美看看黑貓家的方向,再回頭看看劉家這邊,劉吉人的房間有個小窗,正好可以看到自己蹲在這兒的身影。他是不是在窗口看了我很久?知道我也許心情悶了,所以才找事讓我做?可美問著自己,但卻沒有答案。前幾天看到劉吉人的電腦能上線,她其實心裡跳了一下,有些想跟他借用電腦來上網的衝動,離開台北一段時間了,雖然以往並沒有特別依賴網路,但那畢竟是「文明世界」裡住慣的人生活中的不可或缺,只是這念頭在她心裡來去都很快,可美很快打消想法,因為她既不知道自己上網之後要看什麼,網路上也沒有能讓她聯絡的人。如果只是要找狗骨頭或王漢威,她那支現在很少打開電源的手機拿出來就能用了。

等了二十分鐘,農藥店的老闆來送了貨、收了錢,又離開之後,可美又閒了下來,腦海裡雖然沒特別去想些什麼,但總是百無聊賴,難免回憶起一些過往,就在她屁股剛坐下小板凳,還沒來得及發呆,卻看到劉吉人從黑貓家晃了出來,說遊戲玩不過小鬼,真令人沮喪。

「你有時間去陪小孩玩遊戲,為什麼不自己清點這些農藥跟肥料,也不自己跟老闆算帳?」可美問他。

「我是一片好心,怕妳太無聊。」說著,他把手指向雜貨店的旁邊,「走吧。」

「又要去哪裡?」

「肥料送來了,就表示灑肥料的時候到了。」劉吉人裝出來的樣子非常瀟灑,但一點也讓人開心不起來。

 

這一等就等了快兩個星期,就在可美以為村長大概已經忘了那個極可能只是胡扯的詛咒解套規則後,那天剛陪著從教會做完禮拜,走出小教堂時,村長忽然叫住她,終於下達了第三個指令。

「夏令營?這也能算嗎?」

「嫌簡單嗎?」村長冷笑一聲,「我還怕太難的事情妳辦不來咧。」說完,他微微佝僂但依舊健朗的步伐轉了開去,竟再也不回頭看上一眼。

剛剛在教會裡,牧師還現場問起每個人,想公開徵求自願來當夏令營老師的民眾,然而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活兒要忙,大家彼此互看幾眼後,居然沒人願意舉手,這讓牧師感到相當難過,但現在可好,村長這一招可謂一舉兩得,不但解決了牧師的難題,同時也讓七件贖罪的工作又完成一件,而這件也不難辦,只是時間得花得久一些。

「接下來就拜託妳了。」開心地握著可美的手,年邁的牧師臉上有感激的笑容,說:「沒想到妳會自願接下這個工作。」

帶著啼笑皆非的心情,跟劉吉人一起回來。劉媽媽一早就跑到鄰近部落去拜訪親戚了,餐桌上沒有熱騰騰的菜餚,只有冰箱裡的剩菜拿出來加熱。劉吉人打開大冰箱,隨便拿了點食材出來,居然親自下廚,知道可美對山上特有的調味料依然不太能接受,所以刺蔥、馬告之類的乾脆都不放了。炒了兩個菜,他又走到雜貨店去,隨便挑了些罐頭回來,當中還有可美愛吃的玉筍跟麵筋。

「你媽遲早有一天一定會發現家裡的小偷就是你。」可美看看罐頭,又指著冰箱,問:「裡面該不會已經空了吧?」

「差不多。」劉吉人嘆氣。

 

住上一段時間後,可美已經知道,這山上最不缺的就是青菜蔬果,但如果想吃魚肉就相對麻煩許多,山上的原住民不會每天往埔里街上去採買,比較常有的方式是每週約下山一到兩次,一次添購較多量的魚肉類,然後帶回家來冷凍或冷藏,也因此幾乎家家戶戶都有一座這種很像餐飲業裡才會使用的大冰箱。

說起夏令營的活動,劉吉人笑著說那真是村長的一石二鳥之計,同時也勸可美,如果不想陪村長玩這個無聊遊戲的話也無妨,想拒絕其實隨時可以拒絕。

「拒絕之後呢?就真的拍屁股走人了嗎?」

「妳願意留下來一起放暑假當然也很好呀,」劉吉人問:「妳趕著走嗎?或者還想到哪裡去尋找所謂的愛?如果沒有的話,那留在這裡多住上一段時間又有何不可?」

沒有說話,可美想了想,只點了點頭。她想起那天在廬山溫泉附近,在那個什麼馬赫坡舊址的樹林邊,劉吉人餵給她吃的一口蜜餞。那天劉吉人沒再多說或多做什麼,那個舉動與其說是對異性的暗示,倒不如說是對一個小女孩的疼愛或照顧吧?她知道劉吉人自從離開台北後就沒再交過女朋友,但卻也不曉得他現在的愛情觀究竟如何,而自己在愛情這條路上傷痕累累,她即使很想知道究竟什麼是愛,但如果有一天,當真愛真的又找上來時,她卻也懷疑自己有沒有敞開心房去接受的勇氣。

「你知道住在山上這段時間以來,我最大的心得是什麼嗎?」可美忽然問。

「願聞其詳。」

「居住品質或飲食習慣的當然就不用說了,這地方的人呀,你們讓我覺得夏可美一點都不像本來的夏可美。」

「可以白話一點說明嗎?」劉吉人皺著眉頭挖苦她。

「以前的夏可美是十足十的大小姐,別人不能在她面前亂講話,不能耽誤她的時間,也不可以隨便給她製造困擾。」

「犯了這些錯的人會怎樣?」

「也不會怎樣,只是夏可美會不開心,這樣而已。」可美想了想,又說:「在那個世界裡,夏可美精打細算,非常講究辦事效率,特別留意時間,她不但能照顧好自己,也能照顧男朋友,甚至還可以把一整個學校社團都管理得井井有條,可是現在的夏可美卻完全變了樣,感覺上這村子裡的每個人好像都拿她當小女孩看待一樣,覺得她非常笨、而且隨時可能受傷或什麼之類的。」

「妳以前有這麼厲害?」劉吉人瞪眼,又問:「那現在呢?夏可美是壞掉了嗎,還是哪根螺絲沒鎖緊,又或者程式上出現了什麼問題,不然怎麼變成現在這副德性?」

「天曉得。」可美聳肩,自己也笑了出來。

「或許是因為死過一次?」這句話讓可美一愣,一時還沒搞懂,坐在她旁邊,劉吉人指指可美左手上的那道疤。

啞然失笑,可美本來以為沒人會留意到的,但劉吉人說其實他老早就發現了,還說那疤痕很新,看來就像是剛痊癒不久的傷。

「也對,可能是因為我死過一次。」可美想了想,點點頭,「以前那個什麼都很厲害的夏可美已經死了。」

 

劉吉人笑了笑,不置可否,他不清楚可美究竟是怎樣的死過一次,甚至連她上山來的理由也都還一知半解,但他不想問,也不認為有過問的必要,任何秘密或心事都一樣,人們在願意說出口時就會自己說出口,而他從來都不缺的就是耐性。挾了一口菜進碗裡,但沒急著吃,他指指可美的臉頰,問那道小傷疤是不是也是當時留下的。

「你連這都注意到了?」可美驚訝,除了上次在八里遇到的畫家,從沒人發現過她嘴邊有一道小疤痕,甚至前男友也沒注意過。

「那道疤很不明顯,應該是舊傷才對?」

「小時候愛玩的結果,我媽說這叫做破相。」可美摸摸疤痕,但劉吉人嗤之以鼻,他說部落裡的小孩們,每個人身上這種貪玩造成的小傷疤起碼都百十來道,誰也沒在乎過什麼破不破相。

「這樣吧,我們下山去好不好?」笑了一陣,吃著飯時,可美忽然抬頭問。

「妳在約我私奔嗎?村長說了,這樣會讓祖靈生氣的唷。」劉吉人噗地笑了出來。

「私奔個頭。」可美說:「牧師說了,幫忙帶夏令營活動時如果有需要的話,教會的箱型車可以借來使用,既然這樣,那我們明天一早就帶著那幾個小鬼下山去走走,順便逛個超市,幫你媽把冰箱裡缺的東西補一補?」

 

教會不大,報名參加夏令營的不過也才六七個小孩,而且幾乎每一個可美都認識,他們全都是從小到大都住在部落裡的孩子,還不到需要為了增加社會競爭力而下山去的年紀,最長的那個今年不過小學五年級,這些孩子的父母每天都忙於營生,學校一旦放假,怕沒人管教,所以才送到教會去參加免費的夏令營活動,但事實上牧師根本管不動這些小鬼,於是責任就落到了可美身上。

搭車下山的途中,有人問起一些關於台北的事,也有人好奇於可美的來歷,而更多的是童言童語中,那些小鬼們的熱絡,有的人一上車就把包包裡的零食全都掏了出來,還讓可美優先挑選。跟他們嬉鬧著,可美心想,或許劉吉人說的沒錯,個人的情感也許會隨著生命的終結而消失,但一整個族群的情感卻會累積、流傳而成為傳統,在這個村子裡,友善與好客就是他們的傳統。道過謝,吃了一點零食,跟著又有人問可美是不是嫁來部落了,到底是誰家的新娘,怎麼沒有吃到喜酒?

「我還沒嫁人啦。」這些孩子非常認真地問,可美只好一一回答。

「那好,妳先別急著嫁人,以後我娶妳。」那個五年級的小鬼說:「我以頭目的子孫的名譽發誓。」他信誓旦旦,而可美也記得這傢伙就是村長的孫子。

 

劉吉人一路上都在笑,也不知道是為了這些童言童語而笑,或自己內心裡有什麼開心的事。箱型車順著山路往下開,到了埔里鎮上,劉吉人安排的第一個景點就是酒廠,一群小鬼人手一支紹興冰棒,但他們吃得一點也不滿足,紛紛抱怨沒有酒味,而一走進酒廠博物館,沒人願意聽可美對著牆上掛報照本宣科地說明酒廠歷史,最後這個本來應該很生動的酒廠之旅就以徹底的失敗告終。大家反而在酒廠附近的生鮮超市裡買得不亦樂乎,非得把父母給的零用錢全都砸光不可。

「妳怎麼會以為自己有辦法駕馭這些小鬼?」採買結束後,天色尚早,車子開回部落裡,劉吉人把生鮮魚肉都存進冰箱裡,也幫可美將一堆零食拿上二樓房間,又走回教會時,只見可美在空地上跟著那群小鬼東奔西逐,已經累得氣喘吁吁,他站在一旁好整以暇地欣賞著,像在看齣鬧劇似的,直到可美已經筋疲力盡,這才把箱型車又開了過來,叫大家全都上車。這回不跑太遠,只開到霧社附近,在一條街邊的巷子裡轉彎,慢慢往下,一直來到山中的小湖邊,這是當初可美上山來時就曾特別注意過的山中湖泊,劉吉人指著圍繞湖泊的群巒疊翠,又指指映得整面青綠的湖水,告訴可美,這裡就叫做碧湖。

 

那群小鬼一等車子停妥便迫不及待地全跑了出去,有些人在湖邊玩泥巴,有些則乾脆跳進了湖裡戲水,而被折磨了一天之後,再也沒力氣跟著跑跳的可美則只能沿著岸邊閒走,一邊也注視著孩子們的安全,倒是劉吉人陪著她漫步,從一只掛在腰間的小腰包裡拿出小口琴,悠悠地吹了起來,曲調悠哉,吹了一小段後,這才問可美:「讓他們在山上玩,玩些他們自己習慣的,會遠比帶他們下山要來得輕鬆,對吧?」

「你應該早點說的。」可美嘆氣。

「那妳呢?重新回到那種有霓虹燈、有麥當勞跟肯德基的環境裡,有什麼感覺?」劉吉人的口琴還在嘴邊磨蹭,但卻沒繼續吹奏。

「感覺?」可美聳個肩,她也不明白自己應該要有什麼感覺,只能淡淡一笑,說:「說真的,我不知道。看到路上有人賣蔥油餅,聞著味道讓我很想吃,那跟在山上每天都吃刺蔥、馬告之類的佐料相比,簡直就是山珍海味了,按理說我應該立刻去買幾個來吃的,可是不曉得為什麼,我只是想,但卻沒真的去買。」

「難道是因為身上帶的錢不夠?」劉吉人一臉認真地問:「那妳早說嘛,我可以借妳。」

「再搗蛋的話會捱揍喔。」可美瞪他一眼,逼得劉吉人閉上嘴,「我只是覺得好像哪裡有點不一樣,雖然埔里其實也不大,尤其是跟台北比起來。但走在街上……」停了一下,可美想了又想,似乎在尋找自己應該有的形容方式,然後才說:「看著路人,我好像看不出來他們在想什麼。台北街頭的路人可能比這個小鎮上行走的路人多上幾百倍,大家都面無表情在走路,以前我老覺得那很理所當然,但現在不曉得為什麼,我卻覺得反而不自在了起來。」

「難道妳剛剛一直有想去搭訕陌生人的衝動?那是妳有病吧?」劉吉人皺眉頭。

「當然不是這麼一回事呀!」架他一拐子,可美說:「我只是覺得很疏離罷了。」

「為什麼?」

「不知道,可能你們大家都猜錯了,其實,在來到部落以前,我在台北才是真正的小天使,但天使的翅膀摔斷了,飛不起來了,於是只好用兩條腿在地上走,走著走著,就發現自己已經失去了天使的超能力,變得跟普通人一樣,甚至也許比普通人還不如,所以在那樣擁擠的街道上,我完全看不出來他們在想什麼了。」

「難道山上的人在想什麼,妳這個斷了翅膀的小天使就能看得出來?」

「至少不難猜吧?」

「那妳猜猜,我現在想什麼?」劉吉人笑吟吟地停下腳步,可美愣了一下,一時間想不出來該怎麼回答,結果劉吉人從腰包裡又拿出一個法寶,依舊是那個小瓶子,打開瓶蓋後也依舊是那陣甜甜的蜜餞香味,「我想問沒有翅膀的小天使要不要吃醃蕃茄,這妳猜得到嗎?」說著,他用叉子先叉了一塊給自己,露出滿足的享受表情時,再叉一塊給可美,說:「我不知道妳為什麼會興起那樣的念頭,大老遠跑到這種荒山野嶺來找一份虛無飄渺的愛,但說真的我也不認為妳有翅膀跟沒有翅膀會有什麼差別,有時候人正因為失去了一些東西,才有機會再發現其他的美好,有翅膀時,也許妳忙著飛,飛來飛去地根本沒時間看看地面,但沒有翅膀後,妳才能停下來,好好吃一口我阿姨做的醃蕃茄,對不對?」

 

可美的心忽然沉了下來,劉吉人說的話或許可以用來對每一個失意的倒楣鬼做安慰,那再平凡簡單不過,但每一句卻都衝擊著可美的心靈。她傻了傻,眼見得小叉子還插著一塊蜜餞在眼前,正想本能地張開嘴去吃,不料劉吉人居然立刻縮手,把蜜餞塞進自己嘴裡,還得意地說:「猶豫太久,取消資格,這一口沒得吃了。」

「太過分了吧你!」發現自己被耍了,可美猛然回過神來,伸手正想打人,沒想到站在湖邊的泥石青苔上,一個沒注意,腳下一滑,整個人跌倒在地,她連尖叫都來不及,已經滿屁股的爛泥巴。

「糟糕,這下不但翅膀斷了,該不會連腳也沒了吧?」劉吉人在伸手拉她之前,自己又吃了一塊蜜餞。

「媽的,太沒良心了吧你?」雖然摔得不痛,但爛泥巴沾得可美的屁股跟腿上到處都是,甚至連臉上也有。

「斷了翅膀之後,人才會發現,路,是走出來的。」拉起可美時,劉吉人笑著說:「不管妳以前是怎麼過生活的,也不管妳的翅膀是怎麼失去的,反正現在妳可以安心自在地住在這裡,愛住多久就住多久,直到妳的兩條腿學會走路為止。」

「這麼大方?」

「是呀,等妳學會走路時,再勇敢地慢慢走就好,別怕,我陪妳。」

-待續-

斷了翅膀之後,人才會發現,路,是走出來的。

回應 (12)

最前頁 前一頁 1 2 後一頁 最末頁
薄荷
2013-08-04 10:51

昨天買了《暖夏》的實體書,
《後初戀的道別》在書店已經賣完了…

看完的感想是,好治癒啊!
看後初戀時一直感覺好揪心,很不一樣的感覺。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薄荷
2013-08-04 10:50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給你一個讚還不夠,你值得千千萬萬個讚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黑日
2013-07-10 17:32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給你一個讚還不夠,你值得千千萬萬個讚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墨黛紫
2013-06-05 21:54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美好的,暖夏,謝謝.
收藏,不忘我的初衷.
浪漫派
2013-05-30 15:59

劉吉人其實很溫柔吧!
看到這一段的時候,其實很想就這樣停在這裡,不過還好後來結局很喜歡!但是不能爆雷,哈哈
能夠得到一句專屬自己的「我愛你」真是不容易。
我很喜歡後來的可美,她也變勇敢了。
哈哈,每次來穹風大這邊話就變多了
冰心塵憶
2013-05-01 11:25

開始寫療癒小說的話,可以順便附上粉絲團畫的圖嗎?
看了真的很療癒啊XD
回覆:2013-05-02 22:17 可是我不太知道這裡的系統要怎麼貼圖耶,而且之前我有嘗試過,好像尺寸方面還不是很適合。我有問過平台負責那邊,不曉得現在在尺寸方面的限制是否已經調整過來。

上次去看了你的popo,嗯,你也好認真在寫哪!加油!^^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浪漫派
2013-04-26 11:13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昨天睡前把《暖夏》看完了。
好久沒有看到會讓我看完之後,覺得心滿意足的小說。
很多劇情都讓我心有慼慼焉,
城市人的冷漠、心靈的空虛,還有人與人之間付出跟給予這些,
總之是想謝謝風大寫了這麼一部小說,看完之後也覺得心很暖
回覆:2013-05-02 13:55 哈,很高興這篇小說能讓你感到開心。^^
也希望之後的故事都能讓你喜歡囉。

歡迎有空常來這裡留言。
冰心塵憶
2013-04-08 00:00

竟然還記得,太榮幸了!
奇摩家族真的是很棒的回憶,所以能在popo再看到你的回覆一整個激動。
我還記得曾經跟你要了敷米漿的mail,噗。XDD
然後許願一下……
希望未來還有像《狗骨頭》可愛的故事。
回覆:2013-04-15 03:07 雖然家族已經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了,但或多或少總都還有些印象的。^^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JIE
2013-03-28 18:01

給你一顆珍珠,讓你養顏美容。

好書要用珍珠養,請你笑納
蔭婷
2013-03-28 00:16

這本剛出版不久我就把它帶回家了,一小段一小段的看,手中沒這本書時,還會幻想置身於部落,但又捨不得一下子飆完
最後索性就放任自己幻想,直到闔上書本,部落還在我眼前
我就是先看後記再看故事的讀者,所以有搭配聽郭靜那兩首歌來看這本書
看到現在在POPO連載,真的就超高興的。xD
回覆:2013-04-07 22:59 好聽吧,好聽吧?
就說那兩首歌很適合這篇小說哪!
最前頁 前一頁 1 2 後一頁 最末頁

作者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