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口頁 > 原創市集 >

異想館

>

歷史

>

花落之頃

> ├下卷┤【九十】

├下卷┤【九十】

      夏侯霸降蜀以後多少也看得出來這兒和他們那兒的內部動盪是一樣複雜的,表面上是後主執政但後主身邊那些蠢蠢欲動的影子倒是從來沒少過,即便有優兵良將,若整體上不團結,那麼也就僅此而已。

 

 

      前後跟著姜維出兵幾次,大抵知道他們的資源被壓榨得可憐,但和他們一個立場的人不乏,因此說此關難過實際上也不完全那麼難過,一直到他差不多與蜀漢的人事物彼此間都更為熟捻之後,夏侯霸也終於有了自己的部隊。

 

 

      成為千夫長是一回事,底下的人讓不讓用又是一回事,夏侯霸自知他在別人眼中只是一個依附姜維的降將而已,即便他表現出色縱使他積極進取,就算他直至目前為止沒出過什麼紕漏也都順利地完成任務,身價也並沒因此而得到改寫。為了不讓星彩遭到同樣眼光對待,夏侯霸是盡可能地避開同她接觸。只是在這天清晨出兵的時候才察覺他們這次被指派到同一個區域去了,本想裝作不知情地省去寒喧的部分,星彩卻是個在禮儀上也毫不馬虎帶過的人,既然對方都已經和自己搭話,夏侯霸只得硬著頭皮呵呵地應和,滿臉的尷尬和僵硬的舉止理所當然都被對方看在眼底,不過星彩並不是很明白他在顧慮些什麼,她只當作夏侯將軍是個在戰前會特別緊張的人。

 

 

      好不容易打發走星彩以後他躍上馬,瞅著她的背影他想不清的是星彩踏入沙場的原因,她貴為國母卻又彷彿沒那回事地繼續領兵出征,令他更不明白的就是為何劉禪不阻止她,也或許他試過卻無疾而終。一想到星彩某部分也留著和自己近似的血脈,夏侯霸由不得打了個哆嗦,夏侯家那固執的性格可不是一朝一夕能輕易改變的,那麼星彩的理由也許就說得通了。

 

 

      「……將軍、夏侯將軍。」宏亮的男聲讓夏侯霸回過神來,馭著馬一張臉容光煥發的少年是趙雲的次子趙廣,夏侯霸曾和他打過幾次照面,少年真誠而坦率的相待在夏侯霸心裡留下了極好的印象。

 

 

      「什麼事?」

 

 

      「差不多快到了罷。」

 

 

      「說的也是。」本來趙廣就還不到可以帶隊的氣候,先前是安排在馬岱的麾下給鍛鍊,但在前些時日因考量而將他轉給了夏侯霸,許是希望藉由趙廣能令夏侯霸和部屬之間更迅速地磨合。

 

 

      夏侯霸的隊伍在山洞前駐足,稍微往前眺可以瞧見星彩的旗,他們依照指示在此候著與友軍會師,率領本隊的姜維則是在更前面一點的地方。

 

 

      雖然此處風平浪靜,但不知為何夏侯霸內心有一股躁動無法遏止。

 

 

 

      才說到姜維率兵北進無論是於內或是於外皆處處受阻,每次舉旗所帶回的結果都再再地被放大檢視,即使領著大將軍的頭銜,在上朝時仍不免被反對派的人士給從頭數落到腳。從前的姜維肯定是不容許這樣的情況發生而會據理力爭可現今的他知曉朝廷上的爭執並無意義,無論多少冷言冷語只消他拿出戰果便可以堵上那幾十張嘴。

 

 

      只是司馬懿甚至司馬師都相繼逝去而由次子司馬昭所主導的曹魏仍猶如潮水猛獸一般不願放過蜀漢,孫權的東吳就像是被遺忘似地,蜀漢北伐而曹魏南進,宛若已經消逝的諸葛亮和司馬懿即便在黃泉底下也繼續著他們的較勁。

 

 

      他憶起前次出兵,張翼在朝堂上當著劉禪的面公開反對的事情。

 

 

      過去即便反對也從來未有人敢如此直截了當,為的就是不要讓他們捧在手心的主君感到為難。許是張翼年輕氣盛,一股熱血衝進腦門想到什麼便說什麼。面對這樣的人姜維也只選擇別過眼不去與他對視,更不去察覺肯定滿面愁容的劉禪。

 

 

      正因自己也是令其心煩的根源之一,姜維才更不願意去牽動劉禪的情緒。他把這一切全都交給星彩,只因她是現今最理解也最能讓劉禪信任的對象,孰不知星彩陪伴他的時間早就不似從前那般多,比起躲在屋簷下她更願意拔劍守護自己重要的人。

 

 

      「胡將軍怎麼還未出現哪……不會是出什麼事了吧?」他們已在原地等候好些時辰,眼看天色驟變,副將難掩心中不安脫口而出。

 

 

      姜維面不改色應道:「可能走了另外一道路,我讓夏侯將軍候在那,如果有合流會收到通知。」山路崎嶇,即便是約定好地點姜維也沒把握對方能準確抵達,何況為了避免敵襲他選擇的會面處是山谷中特別險峻處,也不能怪罪要耗費比較多的時間。

 

 

      才想著是否要降雨,淅瀝的水珠便落得他們不及閃避,隨著大雨滂沱,淒厲的聲響傳入耳際。姜維馭馬回身,一支小隊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正劈開他因雨而稍顯鬆散的隊伍,筆直地向著自己而來。帶頭的武將體型壯碩卻不失靈敏,手上握著一把彷彿能將天空給劃破一道傷痕的巨大長槍,駭人的氣勢令姜維呼吸也跟著急促起來,必須得做點什麼,在周遭的人全數倒下以前,這樣的想法綁住了他的思緒,下一秒當敵人已經咫尺,他的身體本能舞動槍枝,就這麼和敵手來了個正面衝突。

 

 

      該不會胡濟是被眼前的傢伙給解決了才遲遲未能出現。姜維努力令自己跳脫這樣的揣測,只是敵人能在天候變化的同時趁勢突擊想必埋伏已久,本來以為這狹道因行進困難不易遭測,不想對方寧可只帶一小隊也要在此等待時機,此人若不是膽識過人對自己的能力極有信心那便是有勇無謀了。

 

 

      來回過了幾招以後姜維明白對方屬於前者,從槍身傳遞回來的麻痺感顯示出敵人的每一次攻擊力道之強烈,姜維知道憑自己是不可能以力量取勝,面對這樣的對手他只能伺機而動,尋找轉圜的空隙而已。

 

 

      前提是在那之前得撐過所有的攻勢。

 

 

     

 

      「吶……下雨了。」不知是在對誰說著,夏侯霸仰起頭,凝視那片烏壓黑雲。

 

 

      「要移動嗎?將軍。」一旁的趙廣熱情地詢問,他總是希望能在第一時間幫上忙,所以也特別懂得察言觀色。

 

 

      聽取他的建議,夏侯霸開始思忖,對他來說姜維的命令是第一優先,如果只是天氣惡劣了點的話並不構成妨礙,但若因為淋雨而讓兵士們染病削弱戰力,那就是自己的過失了,可當下這個節骨眼要去哪兒避雨也著實是個問題。他不禁皺緊眉頭,直到星彩躍下馬過來搭話。

 

 

      「猶豫些什麼嗎?」星彩敏銳地察覺夏侯霸的心思,後者用手指抵了下自己的眉間,應道:「不知道為什麼有種不好的預感……應該只是我多心吧。」當他打算徵求星彩對於目前情況的建議之時,遠方一只慌亂的步兵跌跌撞撞地朝著他們而來,身上的配裝明顯是蜀將,狼狽的模樣卻讓他們頓時都啞然失聲。他好似醉酒一般沿路碰著山崖前行,行經的痕跡拖出了暗紅色的記號,見狀第一個上前去攙扶的人便是趙廣,他讓對方搭著自己的肩緩慢行走,一邊關切著傷勢。

 

 

      「這是怎麼了?」在場的人都知道眼前搖搖欲墜的兵士並非屬於他們任何一人麾下,那麼就只剩下兩種可能性,可現今無論是哪一種,似乎都不是能輕鬆看待的狀況。夏侯霸忍不住覺得實在是太烏鴉嘴,他撫著彷彿灼燒起來的胃部,聆聽對方拖著命所帶來的訊息。

 

 

      於是他將與胡濟會師的任務交付給星彩,自己帶著隊伍趕忙離去。

 

 

      另一方面,雖然依靠夥伴的協助算是沒有趨於下風,但交戰幾回後姜維也意識到時間延長便會對自己不利,畢竟對方的體魄及力量都比自己要來得強健,除了伺機而動以外就只剩下趁隙逃走這個選項。他投注在對方身上的眼神從未放開,也因此才讓對方無法找到自己的破綻,這種時候不禁感激起自己僅有的這項注意力集中的優點。只是緊握槍柄的雙手越感吃力,他開始思考撤退的可能性。

 

 

      然而敵手的戰友們也不是省油的燈,趁著擺脫蜀軍牽制的時候冷不防地朝著姜維是一刀一劍如這場大雨般地間歇落下,替他們的領頭製造了許多給予打擊的機會,終於在分神去應付旁人之後姜維原本能即刻對其做出回應的攻勢卻因疲憊而令他慢了一拍,見機不可失,魁武大漢一把螺紋長槍就像要在他身上開一個洞一樣毫不留情地突刺。

 

 

      下一秒令姜維和敵方皆瞠目結舌的事情擺在眼前,金屬的碰撞聲提醒了姜維自己並未受傷,且正有人死命地替他做掩護的事實。

 

 

      「仲權!」他急喊道。待夏侯霸吃力地將那把怪異長槍給推抵回去之後才邊冒著汗應答:「我擅自跑來了!」

 

 

      聽聞這樣的回應姜維是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他明白夏侯霸的意思是他放著被交付的任務不管逕自行動,但此時此刻要是沒有他的多管閒事,姜維現在不曉得還能不能完好如初地站在原地。

 

 

      「雖然有很多不解的事情……」他揮舞巨劍,成功地嚇阻了對方令其躊躇。「不過還是等回去再問個清楚吧!」

 

 

      突然三人之間陷入沉默,姜維察覺眼前的二人在眼神交會時有種說不清的複雜情緒,既然對方是魏軍,那麼很有可能也是夏侯霸的舊識。但他們並未於見面時喊出對方的名字,也或許是沒有過交集的對象。

 

 

      夏侯霸不清楚對方究竟知不知道自己,若說是夏侯仲權這個人的話是肯定聽過,但他的模樣倒是沒有同名字容易被記在心上,更遑論若是司馬家掌權後才竄起的武將就更沒機會認識。可他明明白白地知道眼前這個彪形悍將是什麼來頭。

 

 

      「伯約,你現下如何打算?」他問。

 

 

      自從夏侯霸替他擋了一劍之後思路也跟著給打通開來,姜維毫無猶疑地再次擺好架式。

 

 

      「全軍,準備撤退。」

 

 

      於是在夏侯霸活躍的表現下,連同姜維在內的前線蜀軍多數成功地絕地逢生,順利回程。

 

 

 

      途中才經折返的瑤光口中得知胡濟失約的實情,雖說戰場上有各種突發狀況,可從這次的事件看來,姜維只是不被放在心上罷了。除了他們這些人以外沒人把他這個大將軍當一回事,望著姜維側臉的挫傷,夏侯霸心想無論如何往後他也要阻止同樣的事情再度發生。

 

 

      正當他想舉起有些痠痛的手臂來活動活動的時候,瑤光湊了過來,兩匹馬並肩行走。

 

 

      「仲權,謝謝你。」

 

 

      「謝什麼呢。」他明知故問,卻伸手示意不必再說下去,咧嘴笑了起來。

 

 

      「回去再讓我蹭個飯罷。」

 

回應 (1)

江璃兒
江璃兒
2013-01-27 14:1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乙姬:
瑤光是一個很可愛的少女……
回覆:2013-02-01 00:00 謝謝!!我很喜歡她單純直接的性格:D

作者其他作品